可靠的呆呆萌萌

【盾铁】A Deal With God|短篇一发完

苏三起解:

预警:主要角色死亡


大概就是内战后一场意外,Steve眼睁睁地看着Tony死在了自己面前,于是把过失全部揽到了自己身上。有一次他在酒馆里遇见了一个神秘的老人,他自称是上帝,答应给Steve一次挽回一切的机会。


之前被和谐掉了,重发一遍。脑洞开了好几天,写了好几次开头最后都毙掉了,然后 @P16 一句话就解决了一切0.0赞美十六,是个天才


A Deal With God


这是个尝试……


“Steve,是你吗,你没事吧?”


引擎严重损毁的飞机在半空中跌跌撞撞地行使,凛冽的寒风夹杂着冰雪从舱壁的破洞中灌了进来。通讯器中传来同伴急切的叫喊声,坐在驾驶舱上的男人置若罔闻,将飞机的自动导航目的地设置在了大海上。


如果我能成功,那么我就可以拯救很多的人,包括他……


“Steve!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把你的坐标发过来,我让Howard想想办法!”


他还记得这个声音,从入伍开始就小心翼翼暗恋着的那个女军官,也还记得当初的约定,在舞会上邀请她跳舞。可是因为这一场意外,他再也没能出席那个舞会,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一个早已白发苍苍,另一个年轻依旧。


驾驶座的暗格里放着一把手崶枪,在刚才的打斗中暗格损坏,手崶枪便毫不掩饰地暴露在了寒风中。他抿了抿嘴唇,拿起了那把枪。


飞机开始猛烈地下坠,视线所能看见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片蓝色。他清楚在不就之后自己就会坠入到海洋深处,然后在七十年后的世界醒来。一个战争已经结束了的世界,没有Peggy,没有Howard。


或许可以再一次遇见那个男人,再一次爱上他,然后两人会在四下无人的时候疯狂地拥崶吻。他会有很多的机会来说出自己的感受,所有和他有关的一切,也许可以改变那个命定的结局,牵着他的手走完一生。


如果我不能,那么死亡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


他缓缓地举起了手中的枪,对准了自己太阳穴的位置。


我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我做了个交易,和上帝。


“砰——”


******


Steve注意到那个奇怪的老人盯着自己看了很久了。


从自己走进这家酒吧的时候开始,就看见了那个老人,他穿着一件裁剪得体的黑色西装,坐在角落里的位置,和周围一群抵死狂欢的醉汉显得格格不入。他没有过多地去关注,毕竟在不久之前自己也被认为是和酒吧格格不入的人之一。


几杯高度数的伏特加下肚,大脑开始变得有些昏昏沉沉。这是在Thor拒绝再给他带仙宫里那些神奇的密酿之后发现的一个新大陆,也许是从什么地方偷渡过来的——来自波兰的精馏伏特加,96°的酒精含量足矣灌醉一个超级士兵。


然后他感觉到了一道奇怪的目光,转过头的时候发现那个奇怪的老人家正盯着自己看,一双灰色的瞳孔中没有任何的感情和波澜。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样。


这样的视线着实让Steve觉得不太舒服,但大脑已经被酒精麻痹了一部分的超级士兵没有在意这些,他挥了挥手,让酒保再给自己倒上两杯伏特加,端着酒杯晃晃悠悠地走到了那个老人家的跟前。


“嘿,老先生,你好。”


老人冲他点了点头,依然没有任何表情。


预料之内的回应,Steve耸了耸肩,并不是很在意,“我看您在这里坐了很久了,也没有同伴的样子,介意我请您喝一杯酒吗?”


他把其中一杯酒放在老人家面前的桌子上,在对面的位置上坐下来。没有理会对方的反应,自顾自地说起话来,“抱歉,原谅我的失礼,我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您知道的,人生中总是有很多不如意的事情,但是往往不知道怎么跟身边的人诉说,陌生人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跟我说说你的故事吧。”


出乎预料地,这个奇怪的老人家开口了,他的声音并不像想象中那么苍老,甚至可以称得上年轻,只有声音中那种经历了太多人世间人情冷暖的沧桑感让Steve感觉自己不是喝醉了产生了幻觉。


Steve感激地冲他笑了笑,摇晃了一下手里的杯子,冰块相互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我曾经有过一个恋人,他是一个混崶蛋——当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混崶蛋。相反的,他很好,是一个值得托付后背的战友,是一个英雄。但是他从来就不把自己的生命当一回事,总是会做出一些类似于自杀的举动,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失去了他……”


“不过最混崶蛋的那个人应该是我才对,我抛下了他,在一个冰天雪地的地方。我狠狠地砸碎了他的反应堆,他的心脏,还有他所有的热情和信任。我看着他眼中的光芒一点点熄灭,那种眼神比西伯利亚的寒风还要凛冽几分。我觉得我应该好好解释一切,向他道歉,请求他的原谅,但是我没有,我只是扔下了他父亲送给我的东西,头也没回地离开了……”


“我从来没有想到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第一次见到Tony是在纽约大战的前夕,男人穿着一件金红配色的钢铁战甲从天而降,伴随着夸张到极致的AC/DC的音乐。一记激光炮将正准备偷袭自己的Loki轰飞,然后以一个炫酷的姿势在自己身旁降落。


“Cap。”


经过装甲处理的电子音依然掩盖不住语气中的张扬跋扈,这着实给不了一个思想传统的二战老兵什么好的印象。


不务正业的顽固子弟是Steve对Tony的第一印象,他甚至没有办法想象这样一个花崶花崶公崶子会是Howard的儿子。狂妄自大,总是带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自信,对于神盾局甚至是政崶府的命令从来都是不屑一顾。


Steve Rogers能够想到无数条讨厌Tony Stark的理由。


那个外表看起来绅士而帅气的小崶胡子男人总是能干出一些让别人头疼的事情,准确地说是让Steve头疼的事情。比如战斗的时候从来不听从指挥,自顾自地冲进敌人中间,然后带着一身的伤回来向Steve炫耀自己的战绩;又或者是一连好几天不眠不休地待在工作间中升级自己的装备,然后在复仇者们的会议上呼呼大睡,导致Natasha和Fury无数次大发雷霆……


综上所述,Tony Stark是一个高傲自大还总是惹是生非的小麻烦。但无法否认的是,他还是一位富有魅力而且充满着神秘色彩的迷人绅士。


他们第一次接吻是在奥创事件后的战场上,大概是小崶胡子男人那双写满了疲惫却依然闪烁着动人光泽的大眼睛太过迷人,又或许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让超级大兵反应过来自己不过也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人知道是谁先开始那个吻的,直到牙齿磕在一起的疼痛感传来,两人才相视而笑。


之后走到一起就变得那么顺理成章。


Steve Rogers能够想到无数讨厌Tony Stark的理由,但还是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


这个小崶胡子男人总是和Banner博士一起在实验室里讨论些什么Steve听不懂的事情,然后目光不时穿过玻璃门,和他四目相交。Tony的眼睛很漂亮,是那种像蜜糖一般的棕色,每每看着那双眼睛的时候,Steve都会感觉像是真的尝到了蜜糖一般,甜甜的。


四下无人的时候他们会疯狂地拥崶吻,他总是能闻到Tony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水味。那种叫做Hugo boss的香水并不是很名贵,只是因为某次亲密的时候Steve提起这种味道很适合Tony,第二天,Tony便让Jarvis订购了整整一箱。


然后他们会滚进房间里疯狂地做崶爱,明明是情场老手的Tony,在Steve面前却表现得异常青涩。天知道他有多爱Tony这时候的样子,蜜糖色的眼睛染上了一层水雾,在被进入的时候会下意识地抓崶住他的肩膀,明明已经被顶崶弄得连呻崶吟都是断断续续的,却还是要嘴硬地说上几句脏话。


上帝总是喜欢跟人类开玩笑。


他老人家在云端打了个哈欠,我们便要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就在他以为要这样一辈子和这个男人并肩而行的时候,所有的一切便突然脱离了正常的轨道。


拉各斯发生的惨崶案犹如一枚深水炸崶弹,将原本平静的生活炸得粉碎,激起的惊涛骇浪猝不及防殃及了整个世界。


从西伯利亚回后,Steve再次看见Tony的时候是在电视上。那是一个国家级的大型会议,探讨的主要内容就是他们这些“叛逃”的复仇者们。Tony西装革履地坐在会议桌旁,脸上在西伯利亚留下的伤口已经找不到痕迹了,但那一双蜜糖色的大眼睛依然看起来提不起精神的样子。


瓦坎达的消息来得很灵通,但Steve还是觉得有些不可置信,甚至怀疑有些消息出了错。自从西伯利亚那件事以来,所有人都以为Tony会恨透了他,但是Tony没有,反而努力地和政崶府周旋,争取一切机会让政崶府撤销对他们的通缉。


Steve Rogers或许是一个好的领袖,好的朋友或者是好的士兵,但却从来不是一个合格的情人。或者说,协议的事情不是可以由两人之间的感情所左右的,一边是信仰与失散了多年的挚友,一边是他所爱的人。Steve是一个七十年代的老兵,总是有着古板的想法与信仰,在两者之间他甚至毫不犹豫地就选择放弃了后者。


金属制成的盾牌狠狠地砸进了他胸口的反应堆中,幽蓝色的光泽发出悲哀的鸣叫,没有意义地挣扎了一下,就彻底黯淡下去。


记忆的最后是Tony坐在西伯利亚冷冰冰的地板上,一双总是让他痴迷不已的眼睛里只剩下迷路孩子一般的茫然失措,和他从来不曾了解过的绝望。


Steve不是没有想过要挽回Tony的心,他费尽功夫瞒过政崶府的眼线,将信和那台老旧的手机送到了Tony的手中。他每天都锲而不舍地往那个手机里打着电话,或是发过短信,但是电话从来没有接通过,短信也只回了短短的一条。


Tony说,西伯利亚的风很冷。


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Steve只觉得心脏像是被人捅破了一个洞,名为怜惜的东西就那么汩崶汩地流淌了出来,几乎快要将他淹没。


那之后Tony就再也没有回过短信,Steve甚至怀疑对方是不是已经扔掉了那台破破烂烂的手机。


“Steve Rogers是当之无愧的领导者,复仇者联盟不能失去领导者,法律只会让好人束手束脚,而使坏人更加肆无忌惮。”


被点到名字的Steve猛然抬起头,发现电视里的Tony已经站了起来,他毫不畏惧地只是着Ross将军,像是在陈述什么总所周知的事实一般,“九头蛇的人能渗透到神盾局,就一定能渗透到政崶府当中,如果这样的话,那所谓的超级英雄法案,谁知道是不是由九头蛇的人提出来想要束缚好人的呢?”


Steve从来没有说过,但是他爱死了Tony认真时候的样子。当那双蜜糖色的眼睛专注于一件事的时候,就像是包含了他的整个世界,这种时候的Tony总是散发着一种迷人的气息,让他无法自拔。


事实和想象总是有很大的差距,Steve不仅狠狠地击碎了Tony的反应堆,同时还击碎了他所有的热情。他没有忘记一开始Tony追到西伯利亚只是为了帮助他和Bucky的,然后他就这么看着那双大眼睛中的热情一点一点熄灭,染上了无尽的悲伤和绝望。


Steve离开的时候甚至没有考虑过,失去装甲动力的Tony会不会冻死在西伯利亚。


电视上的会议已经接近了尾声,情况并不乐观,政崶府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Tony也像是放弃了辩解一般,叹了口气坐回到位置上,一手撑着额头,眼里是满满地疲惫。


Steve甚至想不顾一切,就这么飞回到他的身边,给他一个拥抱或者是一个亲吻。但是他做不到,擅自行动的后果不仅会让在逃的复仇者们面临又一次追捕,更会连累到将他们藏匿到瓦坎达的T’Challa。


就在他叹了口气想要关掉电视的那一刹那,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的一幕出现在了电视画面中。


那个男人应该是被九头蛇洗崶脑过的士兵,身上绑着不知道如何通过安检的大量炸崶药,从人群中站起身来,高喊着“hail hydra”便拉开了炸崶药的引线。现场乱做一团,人群开始四处逃散,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他同样不知道Tony是怎样把装甲带进国崶务崶院的,等所有人都反应过来的时候,熟悉的金红色装甲猛地冲了过来,一把了那个绑满炸崶药的家伙,向前冲了一段以后硬是以一个刁钻的角度避开围观的人群,撞破了天花板飞到了空中。


巨大的爆炸声响起,隔着电视机爆炸产生的声浪并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听力,可是他一瞬间只觉得自己的世界再也没有了任何声音。就像那次在纽约一战一样,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着破破烂烂的装甲失去动力,然后从半空中坠落下来。


你尝试过那种感觉吗?


明明就是尽在咫尺的希望,你想要扑过去抓住它,结果却猛地撞在了看似不存在,实则坚固到你完全没有办法撞破的玻璃上。


然后你和希望之间的距离,就被无限拉长。


直到它变成了绝望。


“——Tony!”


脑子晕的像是一团浆糊,伏特加高浓度的酒精烧断了超级士兵所有的思维,他抬头看了一眼认真地听他讲述一切的老者,眼前出现了模糊的重影。


“所以,你爱那个男人吗?”老者问他。


“事实上,他是我一生唯一的挚爱,我愿意为了他付出一切。”Steve自嘲地笑了笑,眩晕的感觉让他觉得比清醒的时候好受了一些,“可是这有什么用呢?我不能把他带回来,我甚至也不敢到他的坟墓前去说一声抱歉。”


面无表情的老人家突然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像是传说中的塞壬海妖一样带着神秘的诱惑力,他看着Steve,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能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回去把他救回来,那么,你愿意为了他做到什么程度呢?”


“你?”Steve忍不住笑了笑,“无意冒犯,老先生,但是这件事情,连Thor都做不到。”


“我是上帝,孩子。”老人家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将杯子里的伏特加一饮而尽。高浓度的酒精不是一般人所能忍受的,但老者却像是喝了一杯白开水一样,没有任何的反应,“所以,回答我的问题,你愿意为了他做到什么程度?”


“我能为了他付出一切,包括我的生命。”


他看见老人家嘴角的笑容逐渐加深,抬起一只像是枯树枝一样的手轻轻地放在了自己的额头上,然后他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


他缓缓地举起了手中的枪,对准了自己太阳穴的位置。


我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我做了个交易,和上帝。


“砰——”


子弹射崶入大脑没有想象中那么疼,至少没有在电视机前看到那一幕的时候那么疼。


Steve晃了晃神,发现自己出现在一间教堂的外面,教堂内似乎在举办着婚礼,鲜花和玫瑰铺满了一地。


透过教堂的窗户,他看见了自己再熟悉不过的那个男人,穿着一身白色的礼服,身边站着的女人穿着白色的婚纱,有着一头金子般的长发。小崶胡子男人正拿着一枚简洁却不失华丽的钻戒,小心翼翼地为对方戴上。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自然,就像是Steve无数次午夜梦回的时候所看见的画面一样。


小崶胡子男人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目光转向窗外,和他四目相交。猛然间像是从噩梦中惊醒过来一样,手中的钻戒掉落在地上,快步地朝着教堂门口走来。


一阵风吹过教堂门口,玫瑰花瓣飞舞了漫天,缱绻了那么久、那么久。


教堂门口什么都没有。


“Tony,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知道,突然感觉……少了什么东西。”


﹉无责任完结﹉


其实有两个理解方式,一个是队长改变了时间线,Tony没死,另一个是一切只是队长醉酒后做的一场梦,根本没有什么上帝。脑洞来源:SPN的一个视频,sam为了救dean回到妈妈肚子里自杀了

评论

热度(828)

  1. nhynyy苏三起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