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靠的呆呆萌萌

篮球队的脑洞

Tepes:

茨木的篮球【。的脑洞
abo设定

alpha酒吞是A队队长,茨木是B队队长,两人第一次相遇是在高二interhigh上,比赛打得很胶着,比分咬得很紧,吞哥就打得很燥,就发生了好几次肢体碰撞,具体就是鸡儿碰鸡儿,鸡儿碰屁股,鸡儿碰大腿,反正鸡儿就是不想放假。这边虽然是罚了好几个球,那边茨木却不能比赛了,半场没打完就把自己换下去了。

吞哥拿鸡儿蹭他本来只是看他十七八了还没分化觉得很好笑,像男孩子高中了还没遗过精一样,就想嘲笑他,你看你长得高高大大的怎么还是个小孩子,那玩儿能不能用啊?
结果没想到茨木被撞了下体之后整个人突然就不好了,不能继续比赛了都,吞哥也是个爱惜对手的,好不容易有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挺兴奋的怎么就不行了啊不会是撞坏了吧!就追着想去瞧瞧他,结果一瞧不得了,就找到茨宝瑟缩在淋浴室的莲蓬头下面脸色发红身体发烫,就觉得他肿么了生病了吗!我真把他给撞坏了?!而且这房间怎么还有股淡淡的香味啊?
吞哥又没分化成omega过,也没有omega的兄弟姐妹,就完全不知道这是肿么肥事。
然后就赶紧问茨宝家在哪儿。
太远了,放弃。
去医院吧。
茨宝就说不行不行不能去医院。
茨宝其实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他发育太晚了大家都分化了就他一人还是个孩子,多少就研究过一点儿,就大概知道自己可能是分化了,而且是分化成了omega。
这时候吞哥就说那去我家吧我家比较近,就架着茨宝上粗租车,想着到家再跟他那边的教练说。

然后路上茨宝就靠在吞哥身上,头就靠吞哥脖子边儿上。
就好死不死这么靠近一个alpha的腺体,还是刚结束一场肾上腺素飙升的运动后的alpha,应该是全身麻醉完了刚醒来的人那种感觉吧,晕得不行,又舒服又难受。但是肌肤相亲的感觉又很好,他热腾腾的皮肤还散发着迷人的味道。茨宝最开始也就是靠着吞哥,后来不知怎么的就蹭上去了。他用皮肤最薄的眼皮蹭着吞哥的脖子,感觉酸涩的眼睛被熨贴得舒服极了,他长长的睫毛一下下地刷着吞哥的侧颈,刷得吞哥猫抓一样,想退开吧这家伙手还攀上来了,还好吞哥家确实离体育馆很近,不一会儿到了,不然这家伙腿都得攀上来。

然后到了地方酒吞轻轻拍他脸,喂,起来,到了。
茨宝就哼哼,眼睛还闭着,就是眉头皱起来了,就不想离开吞哥的脖子。
吞哥只有又拖又拽地把他拉出车门。
茨木腿发颤,重心也没有,吞哥嫌拉拉扯扯地麻烦,想直接把他扛上楼,奈何茨宝一点都不配合,就是要往吞哥脖子边儿上缩,吞哥只有顺势一搂,打横抱着上了楼上自己的房间。
两个人在决定扛还是抱的时候就纠缠半天了,到了房间吞哥才发现自己硬了,怎么回事!被这小子蹭蹭就硬了!而且他是用什么洗发水了吗怎么这么该死的香!

到了房间吞哥想给他采取点什么措施,找点药啊啥的,结果茨宝跟八爪鱼似的黏吞哥身上,把他放床上他也不松手,这人不是生病了吗咋劲儿还这么大呢!
茨宝还哼哼不要走不要走,可怜兮兮的,吞哥也忙活好半天了也累了,就跟着他躺下来。

人分化的时候很敏感,碰都碰不得,皮肤一碰就痛,吞哥就只有当抱枕,让茨宝抱着,蹭他脖子,自己想拽他一下他就哼哼,看他哼哼得可怜,吞哥就不敢动他了。
然后吞哥看茨宝确实睡着了,但又不放手,自己硬的又下不下去,于是只有躺在床上撸了起来。
两小时前明明还在赛场上跟他对着干,没想到现在居然在床上跟他对着撸。

第二天茨木醒了,两脸尴尬。但他还是非常礼貌地跟吞哥表示了感谢。
吞哥才知道茨木不舒服是因为经历了分化,他自己小学校霸,六年级就分化了,而且alpha没这么痛苦,他当然不知道了。就很懵逼。
然后吞哥看着茨宝说话,突然就注意到,他怎么长得这么好看,男孩子可以长得这么好看吗,昨天怎么没注意,他皮肤也好白啊,声音也好听,味道也好好闻,而且还这么有礼貌,跟昨天真的是一个人吗?为啥昨天完全没注意到!

但是认知上突然的转变让他有点不知道怎么应对,之前知道茨宝就只有篮球队研究对手打法的战略讨论的时候,就只知道一些他的基本数据,看过他比赛录像,今天之前一提到茨木这个名字,吞哥脑子里只有“对手,很强,不好应付,敌人”,就绝对没有“是可以追的对象”这一项。

茨宝就肥去惹。

嗨呀吞哥就反应过来!不对啊我连他电话都木有要!
于是只有第二天翘了篮球社的训练跑人家学校门口堵人,没想到茨宝在乖乖的社团训练,于是不仅没堵到人,还被篮球社的发现了以为是来窃听情报的给赶出去惹。
不想我玉树临风的酒吞童子也有这一天。

正在吞哥一筹莫展的时候就迎来了合宿训练!
友谊赛!!温泉!!森林!!禁果!【。

然后说茨宝这边,他回去之后本来想卸任,因为omega还是不太好和一群alpha一起训练,他自己虽然不膈应但害怕别人嫌弃,但是队友们都很喜欢他,而且他体能完全不输alpha,再加上教练说高二都快结束了,反正高二结束茨宝也要卸任,不如再留一会儿,反正跟酒吞他们队输了接下来也没有晋级赛了。于是茨宝就继续留在篮球社了,然而合宿还是要分开睡的,于是茨宝就有单独的房间惹诶嘿嘿你懂的。

然后正经合训的时候,一对一训练,吞哥顺理成章的和茨宝一组,两边队长嘛,吞哥就各种犯规,各种贴屁股
茨宝:酒吞你这样我没法运球惹。
吞哥:克服各种意想不到的情况,就是合训的意义所在啊。
茨宝:哦!有道理!

吃饭的时候本来两条长桌,一队一条,酒吞就理直气壮的端着自己的那份挤茨宝旁边,挤走旁边的夜叉【
美其名曰交流感情,酒吞队友:我们是对手交流个几把的感情啊。

晚上泡温泉茨宝一个人一个池子,吞哥他们在隔壁,吞哥本来好好地泡着,结果听见有学弟就在叽叽咕咕。
诶听说旁边学校那个队长是个omega!
哇,那他在那边哦?【指隔壁池子
是哦,我今天看到他皮肤好滑,腰好细哦!篮球服这么宽从旁边还可以看到粉粉的奶头。
然后一群男孩子就想去偷看。
酒吞刷的站起来:老子打不死你们!本大爷的omega你们也敢想!
酒吞毕竟是大爷心理,心里觉得是他的了就觉得现实一定是他的了。
然后队友们就知道队长的心思惹,怪不得这几天老缠着人家。
然后后面酒吞一凑到茨宝跟前,酒吞队友就起哄,茨木队友虽不明但觉不能输,就跟着起哄,茨木队友真是卖的一手好队长啊。




明天接着脑

评论

热度(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