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靠的呆呆萌萌

Love Story

某某A:

练笔,请在阅读到不喜欢的片段自动点X。因为即使你不喜欢我也不会改这篇的,因为我喜欢——【。


 @DoomTony毒安利 仅以此文送给你。我是真的爱你的!!!!=w=


1.


现在,Steve正顶着烈日在码头搬运着货物,汗水顺着额头流下,打湿白色的背心,勾勒出饱满结实的肌肉,让码头的姑娘吹起了口哨。她们垂涎Steve的肉体已久,甚至挤眉弄眼的暗示着他们可以有一个浪漫的夜晚,而Steve只是冲她们傻笑——好吧,Steve并不太会应对姑娘们盛情露骨的邀请。过于坚决会让姑娘们伤心,而过于软弱则会让姑娘们认为有机可钻,这难以平衡。


Steve有时候会站在Tony Stark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难题,毕竟他善于游走于姑娘们之间,但很快的,Steve放弃了,因为他发现Tony解决的方式永远是跟姑娘们睡一觉,如果一觉不行,那就再睡一觉。


这是很平常的一天,在Steve装傻充愣的拒绝了一个过于热烈的邀请后,抹着额头上的汗水这么想到。没有外星人,没有超级士兵, 没有一切不好的事情。Steve感到由衷的幸福,世界本该如此,没有什么不好的,只有平和,安定。所以当Steve在下班的路上看见有人在小巷子里对一个孩子进行抢劫的时候,脸上不可避免的露出了厌恶的情绪,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人,世界才会如此糟糕。


Steve帮助了那个孩子,他抓住抢劫犯,温柔的询问着孩子是否受伤。受害人总是惊魂未定,更何况他还是个孩子。Steve忍不住压低嗓子,他温柔的问道:“Hi,Boy,你现在十分安全了,他不会再伤害你了,你还好么?受伤了吗?等警察来了我想我可以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现在一切都没有问题了。”


“哦,我很好,没有问题,我想我现在可以离开这里。”带着厚眼睛的孩子抬起头,他显然是被吓坏了,稚气未脱的声音在空气里打着颤,Steve为此更加生气。


“你最好留在这里,我想你需要一个做一个笔录,用来起诉这个坏人。”Steve说着用力攥紧了抢劫犯挣扎的手腕,落魄的人发出阵阵哀嚎。


“不不不,我想没有这个必要。”孩子又低下头,他推了推眼镜,说:“其实他只是问我身上有没有钱,我想我只要把钱给他就不会受到伤害,他或许只是太饿——”


“他试图抢走你的背包,我看见了。”Steve语气坚定:“你应该留下,做一个笔录,他应该为他的行为负责。”


“不——没有这么严重,我想我要离开这里。”孩子抓紧书包,试图从Steve身边溜走。


“每个人都应该为世界变的更加美好而努力——Alex,我想你的教父是不希望看到你现在的选择的。”


毛茸茸的脑袋在一瞬间耷拉了下来,转过身,Alex的小脸无比沮丧:“好吧,我以为你没有认出我。”


“一开始的时候没有。”Steve表情严肃:“但现在认出来了。”


“奥。”


2.


Alex刚补习回来,准确来说是MIT教授的对他的单独补习课。


“我没有让Tony和Doom知道我去找人给自己补课。”坐在咖啡厅抱着书本的Alex正皱着脸向Steve解释着。


Steve已经把那个抢劫犯放掉了,在Alex可怜兮兮的注视下。Steve大概知道Alex为什么不愿意去警察局做笔录。警察会核实身份,然后把他送回家,这样Tony就知道他自己的儿子被抢劫,当然,媒体也会知道这件事。Steve已经想象出那天的头条——“Tony Stark,一个不负责的父亲”。而Alex是个体贴的孩子,他不想让他的父亲陷入如此难堪的境地。


鉴于此,Alex当然不想去警察局,但——Steve有些恶毒的想到,Tony应该为他对Alex的不关心付出点代价。


“这太丢人了。”Alex没有注意到Steve脸上的表情:“Tony Stark的儿子去补习,这一定会被人嘲笑的。”


“你考试不及格?”Steve表情疑惑,Alex的成绩很好,虽然不是第一名,通常而言Mathilda才是第一的那个,但Alex的成绩还是十分漂亮。


“不,我——”Alex欲言又止,但在Steve的注视下还是说出了实话,为此他的脸更加的滚烫:“Tony,我的父亲,十五岁的时候就进入了MIT,而我现在十三岁——”


“你不必像Tony一样——”


“可别人都会这么想。”Alex趴到了桌子上,模仿着成年人的语调:“你的父亲十五岁进了MIT,你也应该。”轻微的叹气:“或许我可以不比我的父亲优秀,但我也不能比他差,否则别人都会嘲笑我的。”


Steve挑起眉毛,他突然想起Carol在某次庆功宴上举着酒杯笑着说:“Tony十五岁进了MIT,他的儿子也会的,我们可以打个赌。”


该死的,Alex那个时候好像就在身边。


Steve想他应该告诉Carol,以后禁止在Alex面前谈起Tony的一切,包括Doom,当然还有Mathilda。


“不会的,即使你以后二十五岁进入MIT我也不会嘲笑你的,我为你的一切都感到自豪。”Steve叹气道:“我并没有什么漂亮的学历。”


“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Alex紧张的板直了腰。


“所以我觉能进MIT就很棒了,那些东西对我而言就是外星文字,以前Tony——”Steve停顿了一下,而后自嘲一般的接道:“他跟我说的时候我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Alex笑了起来,露出两颗小小的犬齿:“可你一直比书上做的好。”


Steve再次挑起眉头,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是说,我一直好奇你是怎么能把盾牌甩出那种的路线,这有需要极其精确的掌控以及角度。”Alex兴致勃勃:“我尝试计算,但一直失败。”


“我想你如果扔了九十年的盾牌——也可以做到这个。”


Alex捧腹大笑。


“好了,孩子,我想你应该回家去了,Tony会为此担心的。”Steve站起来,招呼服务生结账。


“不,他今天会跟美国总统在一起参加国宴,Doom也会一起去,而Mathilda,她跟Cynthia一起到异空间旅行了,为了强大的魔法。”


“Tony应该带上你。”Steve不露声色的指出的Tony不妥之处。


“我并不喜欢那种场合,所以我拒绝了。”Alex耸肩:“我跟Tony说我会在保镖的看护下认真的在图书馆学习,但最后我溜掉了。”


Alex眼神狡黠,颇有几分Tony奸计得逞时自信的模样,Steve弯起嘴角:“好吧,既然你甩掉了你的保镖,我想我应该充当你的保镖把送你回家。”


“我可以自己回去。”Alex抓紧了他的书包。


“可我坚持送你回家。”Steve说:“我可不希望我的教子再被人抢劫。”


“这是个意外。”Alex满脸通红,小声为自己辩护着。


3.


跟教父一起回家是一种奇妙的体验,不是说Alex以前没有跟着Steve一起回家,不过这种时候Alex的身边通常会跟着其他什么人,Tony,Doom,Mathilda,再或者是保镖,而他的教父,Steven Rogers,会穿着五彩的星条服——这看起来很滑稽。Alex每次见到Steve的时候都会面带微笑,这并不是因为他看见了他的教父,而是因为他看见了Captain America的制服。Alex会把自己藏在Tony的身后,偷偷的露出两颗小虎牙,像个小姑娘一样咯咯的笑着。这或许让大人们误解了,他们一直以为腼腆的Alex喜欢他的教父,但其实不是这样的,至少一开始的时候确实不是这样的。


“我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Mathilda一定励志要打败我们的父亲——Victor Von Doom.”Alex语气苦恼:“在第十三次砸碎地下室之后,Tony终于受不了了,他把Doom赶出了家,至少Mathilda在家的时候,他不可以在家。”


“可怜的Victor Von Doom.”Steve努力的让自己的口气充满同情,可Alex拆穿了他:“哦,得了吧,你完全不可怜他,你只是幸灾乐祸。”


“你知道你的父亲是多么混蛋。”Steve偷笑着:“我说服过自己很多次不要跟他打起来。”


“我能想象出来,毕竟Tony也经常说他是个混蛋。”


“但他依旧喜欢他。”


地铁上流动的气流在一瞬间凝固起来,Steve依旧在笑着,可Alex知道有什么不太对了。


“你要吃冰激凌吗?”Steve又出声:“我记得这站有一家非常好吃的草莓味冰激凌。”


“哇,Captain America喜欢吃这个!”Alex虽然在最后压低了声音,可依旧有人向他们投来好奇的视线,Steve似乎很能处理这种情况,他大声说:“是的,Captain America喜欢吃草莓味的冰激凌。”车厢的人们都善意的笑了起来,他们以为他们是一对刚从游乐园回来的父子。


Alex咧开嘴又笑了起来,他很少吃垃圾食品,严格来说冰激凌也是,但他想以后草莓味的冰激凌会是他的最爱。


4.


“Hi.谢谢你送我回家——”从手隙中变出一朵纸折的玫瑰,Alex笑着说:“虽然美国人不会过这种节日,我还是是要说,Happy Magpie Festival!”


“什么?”Steve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


“据说是情人节的一种——”Alex突然红了耳朵,情人节,不是美国的,粉色的玫瑰,虽然是纸折的,不过没关系的,因为他的教父是个正直的好人,他不会想那么多。


“谢谢。”Steve大大方方接过那朵小小的,红色的玫瑰,“这是魔法吗?”Steve微笑问道。


“哦,不,不是的,我不会魔法,这只是个讨人欢心的小魔术而已。”Alex吐了吐舌头,他跟Mathilda不同,Mathilda才会真正的魔法,而他,只会这些哄人的小把戏。


“在我看来这可比Mathilda的魔法要可爱的多。”Steve低头,轻嗅着那朵纸玫瑰,好像那朵跟真的一样。


努力的抑制自己加速的心跳,虽然Alex知道这不受他的控制,但他的心脏快要噗噗的跳出胸膛了。咬紧口腔内侧的肌肉,Alex在心里默默的警告着自己,哦,别太得意,你的教父只是在跟你礼貌的道谢,没有人会喜欢你的小把戏的。


“好了,我要离开这里了,我可不想看见待会Doom摆着一张臭脸瞪着我。”


“抱歉。”


“这跟你没有关系。”Steve宠溺的揉揉了Alex毛茸茸的脑袋,“Happy Magpie Festival。”


5.


三年后。


Alex有些紧张,这让他早上喷了过多的香水。Mathilda捂着鼻子从他身边溜过,她皱着眉头,脸上的疤痕因为这个动作看起来过分狰狞,就像晚上月影斑驳的鬼影——Mathilda的疤痕依旧没有好,但她完全不在乎这个。


“你喷了太多的香水。”Mathilda拿着一个芝士汉堡,这是Alex做给她的早餐,在毫无形象的咬了一大口之后,Mathilda才含含糊糊的问道:“你是要去约会吗?”


“不,当然不是!”


Alex的反应过于奇怪,他回答过于迅速,声音也过于高昂,Mathilda忍不住嘲笑他:“哦,虽然我并不像你那样善解人意——但是我看得出来,你是要去约会,而且是跟你喜欢的人去约会。”


“不,我只是约好了去练习拳击。”Alex试图放松肩膀上僵硬的肌肉,但他显然失败了。


“拳击练习。”Mathilda咀嚼着这个词,它显然说明了很多:“是跟Captain America一起去练习么?”


“我并不想对此发表太多的意见。”Alex递给Mathilda一个芝士煎蛋。


“我可以把这个当做封口费吗?”Mathilda饶有兴趣的切开了那个煎蛋:“我不会告诉Doom的——”


“十分感谢!”


Alex的声音很大,让Mathilda忍不住回头,然后她看见了Doom,Doom站在她背后,整理着西装上的纽扣。


“你不会告诉我什么——?”他似乎漫不经心,但Mathilda知道他们的父亲已经知道了什么。


“我只是让Alex放心,我不会告诉你他把最后一个芝士汉堡给我的事实——”


“你吃了Tony的最后一个芝士汉堡?”Doom皱起了眉头。


“是的。”Mathilda承认着:“我会去给Tony再买上一些的。”


“哦,不用了,他需要戒一段时间的汉堡。”Doom耸动了一下肩膀:“他重了几磅。”


“哦,你不是一直希望他胖一点吗?这样抱起来舒服。”Mathilda咯咯的笑着,她的话让Alex脸红,但Doom显然是不介意Mathilda这么说。


“是的,我是希望他胖一点,但是高血压并不是什么好事情,汉堡不够健康。”


“你可以让他多运动些——”


“最近他过于疲惫,我不愿意再在床上难为他——”


“哦,贴心的丈夫。”Mathilda毫不客气的调侃着Doom:“Tony会爱死你的。”


“他一直都很爱我,我想你不用强调这个我早就知道事实。”Doom说。


“OK,我知道了。”Mathilda咬着芝士鸡蛋,并不打算跟Doom继续争执,她看了一眼Alex,可怜的弟弟,他依旧紧张着,这不能怪他,如果Doom知道Alex今天要去跟自己的教父一起训练拳击,会想方设法的去找Steve的麻烦,而这是Alex并不愿意看见的。


Doom讨厌Steve,就跟Steve讨厌Doom一样。


6.


Alex现在在拳击教室,他瞒过了Doom,当然这里面有Mathilda的功劳,他的姐姐再度向他的父亲挑战,这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Alex从而脱身。Mahtilda魔法控制的能力进步挺多的——这是Cynthia说的,但是Alex想他的姐姐还是会再次面临失败。


Mathilda坚强勇敢,从不畏惧失败,这让Alex极度羡慕,可是她依旧缺少一些东西,这也是Cynthia说的。Alex不懂这些,他也并不想弄明白。


“Hi,Boy,十五分钟的热身,然后我们可以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拳击。”Steve穿着白色的T恤,黑色的运动裤,在阳光下朝气澎湃。


“请手下留情。”Alex说。


“不会的。”Steve笑着说:“我不会手下留情的,这是为了你好。”


“哦,你只是想看我出丑。”Alex皱起鼻子,Steve笑了起来:“好吧,我承认有那么一点。”


“你这个坏人。”Alex做了一个鬼脸。


7.


Alex气喘吁吁倒在地上,Steve从上面担心的看着他:“不得不说你的体力真的跟Tony很像,现在距离开始只过去了十五分钟。”


“让我休息一会。”Alex讨饶道:“这是我第一次打拳击。”


“你应该加强点运动。”Steve扔给Alex一条白色的毛巾,洗衣粉的味道夹杂着阳光的气息,有点像Steve身上的味道,Alex把鼻尖埋在雪白的毛巾里,任由棉质的布料吸走汗液。


“需要喝点水吗?”Steve将冰凉的矿泉水瓶子压在Alex的脸上,冰凉的触感,Alex感到口渴。


“好的。”拧开瓶盖,冰凉的液体灌到肚子里,急速的低温让Alex感到腹疼,不过也就是一瞬间,Alex想这没有关系的。


“你每天坐花在学习上的时间太多了。”Steve说:“你应该多出来走走。”


“我可是Tony Stark的儿子,所以我应该多花些时间学习。”


“相信我,Tony也希望看见他的儿子有个好身体。”


“拳击不行不代表我并不强壮——”


“哇,强壮的孩子,需要跟我比比吗?”


“你这是作弊。”Alex鼓着脸,看起来像个生气的河豚。


“毕竟我是个九十岁的老头——”


“得了吧,九十岁的老头可没有你这样的体格。”Alex大声抗议。


Steve笑了笑,他喝了一口水,张张嘴,好像想问什么,但最后又吞了下去。


“我的父亲最近一直在忙于开会,其实我想他才是需要出来接受体能训练的那个。”Alex贴心的说道。


“他一直过于依赖盔甲。”Steve又喝了一口水,他一直吝啬于跟任何人讨论Tony的任何事,Alex或许是个例外。这个孩子总是能在他面前自然而然的提起Tony,而不引起他的任何反感。


这是一件尴尬的事情,做Tony儿子的教父,Steve一开始的时候就知道,可他无法拒绝Tony的要求。该死的Tony Stark,Steve在答应下来之后只想冲着Tony咆哮,可他不行。他无法停止对Tony的痛恨,也无法停止对Tony的喜爱。他一直恨他,也一直爱他,这两种平行的感情在Steve的心里纠缠在一起,变成了他的噩梦与美梦,昼夜交替,从未停止。


Steve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不知道要如何面对Tony,可他必须面对,因为他是Alex和Mathilda的教父,所有美国人民都喜闻乐见他们的言归于好,可Steve明白他们不可能再次和好了,从很久以前他们就不能和好了。


尤其现在还出现了一个人——Victor Von Doom.他就跟幽灵一样突然出现在Tony的身边,将Tony与他人隔离出一条悬崖,即使在人潮涌动的记者会上也没有人能够触摸到Tony.这个男人用傲慢的眼神告诉世界,Tony Stark是他的。


Steve讨厌Doom,即使他没有讨厌他的任何理由,他如影随形的跟着Tony,照顾Tony,给予Tony所要的一切,爱人,孩子,家庭。Steve知道Tony现在十分幸福,Baby Party上,Tony将脑袋搁在Doom的腿上,他的眉头因为身体的不适而皱起,而Doom亲吻着他的鬓角,他们十指相扣,向彼此露出幸福的笑容。


所以Steve更加的尴尬。


如果有人向Steve问起他与Tony的关系,朋友?爱人?伙伴?——Steve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他不是他的爱人,也不是朋友,更不是伙伴。他们交往甚久,关系复杂,所以最终只能停留在一段最近又最远的距离上。


复杂的问题从来都是没有答案,留下的只有猜想。


“你喜欢我的父亲吗?”


“不,我不喜欢Tony——”Steve回神于最后一个单词,但立马意识到无法回头了:“忘记我刚才我说的。”Steve说。


“得了吧,没有人不会喜欢我的父亲的,大家都爱Tony Stark,包括他的儿子。”Alex笑着说。


Steve笑着舔舔嘴唇:“是的。”


“所以你想追我父亲吗?”Alex好像在开着玩笑:“我知道Tony喜欢什么。”


“我也知道Tony喜欢什么。”Steve在心里默念着:“可惜已经太晚了。”


“Doom会揍你的。”Steve说的若无其事。


“我可是Tony的儿子,Tony不会让Doom揍我的,他舍不得。”Alex得意洋洋。


Steve笑的无可奈何,他说:“我说了,孩子,忘记刚才我说的吧,就当这没有发生过。”


疲倦,心酸,Steve的话成功的让Alex闭上了嘴巴,关于如何在Steve面前提起Tony的问题上,他一直处理的很好,Steve通常为此愿意跟Alex多说几句, 但今天,Alex失手了。


Steve提起Tony是的目光永远都是那么温柔,就如同Doom的一样,深藏眷恋,无法掩盖。Alex羡慕这个,嫉妒这个,又羞愧于此。


“好吧。”Alex说:“我们换个话题——”


时间突然停滞了,Alex看见自己手里的矿泉水落在地上,接着是自己的身体,他想呼救,疼痛夺走了他的声音,他想捂住自己的肚子,疼痛夺走了他的力气,世界在一瞬间变得陌生,Alex异常恐惧,即使挡在Mathilda前面那一次,他也未曾如此恐惧过。


Alex看见了Steve,他满心期待,他以为他能救他,可是Steve在匆匆看过他一眼之后就离开了。他抛弃他于空旷的房间,留他独自一人,Alex哭了出来,委屈的,不甘的,难过的——然后他陷入黑暗。


8.


Mathilda几乎是踢开Alex卧室的门的,她身上还带着异空间的气息,通常Mathilda是会把这些消除干净才会进家门的。


“你还好吗?”Mathilda大声问道。


“我还好。”Alex放下手机,一脸不安的表情。


“你居然是个Omega.”Mathilda在得到确切的答案之后开始调侃起Alex:“不过你这么温柔,我当时就猜测,如果真的要分化,你应该是个Omega.”


Mathilda嗅嗅空气,树叶的味道,带着淡淡的甜味,好像雨后天晴的感觉。


“你的味道真好闻,我可以把我的衣服放在你的房间吗?这样我出门就不需要喷香水了。”


Alex笑了出来:“随意,只是小心出门之后不要被当做Omega.会有Alpha找上你的。”


“他们可以试一试。”Mathilda坐在床上:“真的没事吗?我看Tony快要急疯了,他在研究试剂,打电话,甚至向Doom发脾气。他已经很多年不这样了,这很难得。”


“我想我一定是吓着他了,我突然到了发情期。”Alex说:“而且我还是个Omega,作为一个Omega,Tony显然知道我以后要面对什么,注意发情期,小心Alpha,以防自己被坏人标记。”


“我痛恨这一切。”Mathilda说:“我不想让你面对这一切。”


“这没有什么,不是我一个人面对这些。”


“你永远都乐观我十分开心。”Mathilda亲吻了Alex的额头:“换点别的开心的话题吧,你和Steve的约会怎么样,你在Steve的面前进入发情期——我记得他是个Alpha。”Mathilda眯起了眼睛,在期待着什么。


“哦,他很绅士的退出房间,叫人帮我摆脱这种难堪的困境。”Alex说。


“不亏是美国人民的好队长,道德标兵。”Mathilda翻了个白眼:“你可以下次约他出来,跟他表白,这很合适,我暗恋你很长时间什么的。”


Alex笑笑,刚要说什么,一条短信来了,Alex看了一眼,他说:“没有下次了。”


笑容凝固在脸上,Alex的声音暗哑,他说:“没有下次了。”


“什么?”Mathilda提高了声音。


“我刚才发短信邀请下次的训练——”Alex试图微笑,可眼泪已经落了下来,透明的液体落在手机屏幕上,模糊上了字迹:“Cap说我是个Omega,而他是Alpha,这很危险。”


“这有什么危险?!”


“被标记的危险,他是Alpha,我是Omega,所以在我找到那个完美的Alpha之前,他认为我们最好不要再单独见面。”


“他从来没有喜欢过我,一点都没有。”Alex小声抽泣,他感到悲伤,有些事情即使知道是不可能的,但Alex依旧骗着自己做着一场无望的好梦。如今已是梦醒时分,一切皆以尘埃落定,Alex潸然泪下,他早就知道会伤心,可不知道会伤心至此。


他喜欢他,可他却不喜欢他,一点都未曾喜欢过。


“你可以去争取。”Mathilda大声说着:“告诉他你喜欢他,想跟他在一起,即使他不愿意,你可以继续尝试,总有一天会成功的。”


“不,我不会去争取这个的。”Alex摇着头,鼻息颤抖着:“我也不能,他是我们的教父,我们父亲的好朋友,如果我跟他在一起,你能想象会发生什么,所有的人都认为我们很奇怪——”


“不会的,你只是跟你喜欢的人在一起,这合情合理。”


“不,这不符合情理,所有的人都会指责他,而且是个好人,况且他又不喜欢我——”


“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次的约会,这只是会让你更加痛苦。”


“我,我只是想跟他在一起,做个美梦。”Alex哭的更加猛烈了点:“可是我现在连下一次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可以改变一切。”Mathilda叹气,她无法忍受Alex如此的悲哀,这是她的弟弟,世界上最好的弟弟,他是他的珍宝,无人可以伤害他:“我可以给你一个你想要的世界,只要你想。”


Alex闭上了嘴巴,他愣愣的看着Mathilda,他的姐姐在认真的向他承诺着:“如果你想要一个你想要的世界,我可以给你。”


“我不需要。”


Alex疲惫不堪:“没有人能改变这些,而我也不想改变,虽然我不懂魔法,但是我你想会付出代价,而这也不是我想看见的。”


“那我能帮你做些什么吗?”Mathilda叹息:“你看起来是如此悲伤——”


“我想一个人哭一会,这太难以让我接受了。”Alex眼圈通红:“可我不想让Tony知道我为什么哭泣,他会感到为难的,而我只是想哭一场。”


“他不会知道的。”Mathilda画出一个光圈笼罩着Alex的床:“你可以尽情哭泣,不会有任何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谢谢。”


“我是你的姐姐,所以,不用向我道谢。”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事情无可挽回,无法争取,无能为力,我们只是为此落泪。


9.


“你走神了。”Cynthia在提醒着Mathilda:“如果你再这样,黑魔法会把你吞入黑暗,永陷沉眠。”


“抱歉。”Mathilda降落于地面:“我的脑子里只有Alex,他是哭的那么伤心,我却没有一点办法帮他。”


Mathilda叹气,可怜的Alex,在她离开的时候他依旧在哭泣,他把自己圈成一团,悲戚的不能自己,撕心裂肺的哭声让Mathilda由衷的痛恨起来Steve。Mathilda希望Alex能好起来,但她知道短时间内Alex是不会好起来了。


“我总觉得我不够强大——”Mathilda说道:“我没有办法帮助Alex,一点都不能,我甚至都不能去揍Steve一次,因为Alex会为此伤心,我是如此的软弱,这不像是我,可我没有办法改变。”


“我甚至没有办法让他开心一点。”Mathilda说:“我一直自诩自己的强大,可我发现我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看着Alex悲戚难眠。”


Mathilda想她最近的无力感已经超标。她从未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世界并不是她所想的那样,即使有强大的魔力,灵活的头脑,她依旧有无可奈何的时候。


“有时候无法解决问题不是因为你的软弱无力,而是你过于强大——”黑女巫说道:“有时候软弱无力并不意味着不够强大,有时候正是因为软弱无力所以才足以强大。”


“我的父亲——Victor Von Doom,足够软弱吗?”Mathilda笑道:“他会哭泣无助吗?”


“会的。”Cynthia用手指抵住艳红色的嘴唇,晦暗莫测:“在Tony生命垂危的时候,他会哭泣,无助,像个迷路的孩子,可他依旧强大,正是因为有软弱的地方,他才会做的更好——”


“这个答案真出乎我的意料。”


“如果你能倒回那个时间点,你应该看看Vic哭泣的样子,即使他很可能不愿被人知道这点。”


“有时间我会去看看的。”Mathilda笑着说。


“你应该去理解你所谓的软弱,否则你永远无法理解弱小的一方是如何思考的,你不理解它们为何悲哀,为何喜悦,为什么会会突然冲到你的面前,做着那些无用的东西,你什么都不会知道的,只能在一边站着,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无可奈何。”


“这是教导吗?”Mathilda扬起脖子。


“不,这只是个经验。”


“谢谢您的经验。”Mathilda恭顺的低下头。


10.


Mathilda再见到Alex的时候,Alex还在小声啜泣,他依旧悲伤,可他笑着说,我没有事,只要再哭一会我就会好起来,这让Mathilda更加痛恨Steve.


“我给你带来了一个小礼物。”Mathilda说。


“今天并不是我的生日。”Alex说:“所以你这是安慰我的礼物吗?”


“我只是希望你好一点。”


“我已经好了很多。”Alex试图跟以前那样微笑着,可嘴角在不成功的弯出一个弧度之后Alex叹息:“看样子,我还要再哭一会,才能笑出来。”


“希望这个礼物能让你早点笑出来。”


柔和的光线混合着微暖的气流在一瞬间包裹着Alex,Alex笑道:“这是魔法,是吗?”


“是的。”Mathilda说:“这是魔法,她可以给你想要的——”


“不,我说过——”


“在梦里。”Mathilda打断了Alex的话:“我知道,你不希望我改变这个世界,可我依旧希望你开心点,所以让我帮你做点事,它会在梦里赐予你想要的一切,Alex,我只是希望你能开心一点。”


Mathilda舔舔嘴唇,这是她能想到最好的办法,给Alex一个美梦,或许Alex会为此受伤,可也许会被治愈,Mathilda紧张的不知要说什么好,她只能紧张的盯着Alex的脸,她希望他能选出那条对自己的好路。


“谢谢。”Alex说:“这听起来很酷——”


“是的,我也觉得这十分酷。”Mathilda捧起Alex的脑袋,抵上他的额头,看着他的眼睛,说:“美梦可以无限延长,如果你不想醒来你就可以一直沉睡下去——”


Alex微微睁大眼睛,他难以置信。


“答应我。”Mathilda握住了Alex的手:“无论多少时间,你一定要回来。”


“好的,我会回来的。”Alex这次笑了起来,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Mathilda喜欢这个。


Alex离开Mathilda,踏入白茫茫的一片梦境。


11.


Alex并不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即使Mathilda告诉他,这是他的梦,他会遇到他想要的,可他依旧不知道会遇到什么。


白色的雾先是浓烈,然后渐渐散去。Alex一脚踏入他的美梦,黑暗的巷子,凶神恶煞的歹徒,一切都那么似曾相识,Alex不禁笑了出来,他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他的英雄会出现,拯救他于魔爪之间——这是美妙的童话爱情故事。


这个爱情故事起于这一天,或许更早一些,可Alex想,应该是这一天,他知道自己喜欢Steve的。


Alex不会让Steve知道那天他是多么感激他的,他吓坏了,在一切都往糟糕方向滑去的时候他握住了他的手,告诉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是他的英雄。


Alex还记得那天Steve穿着白色的背心,套着一件棕色的夹克衫,洗到发白的牛仔裤并不影响Alex对Steve的喜爱。他握着十三岁自己的手,游走于川流的人群中。Steve是那么小心保护着他,以防止他被人流冲走。街道两边有着粉红色的气球,Alex突然想起今天是个情人节,不属于美国人民的情人节,可依旧是个情人节,他为此红了脸。


透明的玻璃窗里有漂亮的红色赛车模型,精美的糖果五颜六色,所有的人都在欢笑,Alex也不例外,这是美好的一天,温暖的阳光洒在Steve的金发上,折出细碎耀眼光芒,好像游乐园的魔法光环,Mathilda会生气的,她一定会说真正的魔法不该是这样的,可Alex认为应该是这样的,就跟Doom会用那些骗人的小把戏一样,他会从背后捧出鲜红的玫瑰,亲吻Tony的脸,告诉他爱他。


Alex也希望如此,总有一天,他会亲吻他所爱之人的脸颊,告诉他爱他——


那个人不会是Steve,Alex从一开始就知道。


可是他依旧爱着Steve,他一边幻想着终有一日Steve会成为爱他的人,会亲吻他的额头,会像今天一样一直握住他的手,一边又为自己的无耻思念而自责,他并不是个好孩子。


幸好臆想不犯法,否则我会进入地狱。Alex这么想到。


Alex开始学习素描,为了有更多的话题,他会问Steve关于绘画的一切技巧,为他研究本不该在人生出现东西,即使熬到深夜,被Mathilda嘲笑,他也不曾后悔——Alex画过很多东西,有Tony的机械人,Doom的披风,Mathilda的帽子,Friday的围裙,可他从未画过Steve,他担心他的画稿会造成什么不必要的麻烦,这段爱情故事不应该被人们所知道,它会让很多为此苦恼。


Steve会苦恼,Tony也会,没有人认为教子喜欢上自己的教父是一件光荣的事情,他们会在这段感情加上各种颜色的滤镜,从而彻底毁掉一个人。


Alex不希望如此,他希望Steve想起自己时永远都面带微笑,而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的草莓冰激凌。”Steve递给Alex那个廉价但又好吃的草莓味的冰激凌,Alex笑着一口咬下去,酸酸甜甜的味道,却把牙齿冻得生疼。Alex突然有点想哭,可又微笑着告诉Steve,这是他吃过最好吃的冰激凌。


Steve笑着告诉他,是的,这是美国最棒的冰激凌。


Alex把粉红色的冰激凌纸藏在手心,然后折出了玫瑰的形状,他没有办法像Doom那样变出大把大把的玫瑰花,也永远不可能送给Steve火红的玫瑰,可他可以送给Steve一朵粉红的纸玫瑰。


“谢谢你把我送回家。”Alex幸福的跟Steve说着,变出了那朵粉色的纸玫瑰。Steve宠溺的拿起那朵玫瑰,揉着他的头发。


Alex想这样就好,他始终当他是他的教子,他会保护他,留在他身边,以教父的方式,他会是世界上最好的教父的。把一切都埋葬在过去,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这样,或许等白发苍髯的那天,我会笑着回想这美好的一切。


踮起脚尖,亲吻他的脸颊,以教子的身份说:“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Steve这么说着。


“下次我们再见。”Alex拿过书包,欢快的跑开,他朝着Steve大喊着:“一起去吃草莓冰激凌。”


“好的,这没有问题。”Steve答应了他。


再见,我的初恋。


我的初恋美妙的像个童话故事,可注定无疾而终。


12.


Alex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今天又是新的一天,Alex伸了个懒腰,推开卧室的门,走到客厅。Tony在喝着咖啡,他关切的看着他,欲言又止,而Doom,打着哈气,抱怨着Mathilda弄焦了鸡蛋。


“我很好。”Alex的突然发声让Mathilda尖叫了起来。


“哦,你回来了。”Mathilda转头,显然是松了一口气。


“是的——”Alex看了一眼Mathilda手上的锅:“但是你的鸡蛋看起来很不好,马上就要糊了。”


“哦!是的!天啊,我搞不定这个,你平时是怎么给我煎鸡蛋的?”Mathilda大叫着关掉炉子。


“你这点很像Tony。”Doom说:“永远做不好自己的早餐。”


“早上吃薯片的人没有资格抱怨我这个。”Tony张牙舞爪。


“好了,我会给两位超级英雄做好早餐的。”Alex卷起了袖子:“幸好我们家的鸡蛋足够的多,否则今年早上只有麦片和牛奶。”


“我痛恨这个。”Mathilda:“我只想吃鸡蛋,牛奶麦片,我乳糖不耐。”


“得了吧,你只是不爱喝牛奶,实际上你完全不会乳糖不耐。”Tony立马揭穿Mathilda的谎言。


“我总算是知道为什么Doom会那么喜欢你了,你真爱说实话。”


“我就是那么爱他,无论他是否说真话。”Doom耸肩。


“我受够你们了!”Mathilda大喊着:“我要离家出走。”


“门就在你前面,你随意,不送。”Doom甚至连头都没有抬起来。


Alex笑出了声,他走到Mathilda身边:“我来帮你煎鸡蛋。”


“太好了。”Mathilda解下围裙,大力拥抱着Alex,她说:“欢迎你回来。”


“是的,我回来了。”Alex微笑着回答,由衷的。


13.


Love Story


Come here by my side, my love never ends
My flower will never fade away
Death can never depive of our life
And our poems will stop choking

Our birds stop on flowers, we stop on the road
My beauty's long dark hair stops to grow
The woods I discover is close to the lake
And we settle down, and we know no sorrow

Aus meinen Tränen sprießen
Viel blühende Blumen hervor,
Und meine Seufzer werden
Und wenn du mich liebhast, kindchen, 
Schenk ich dir die all Blumen

The air is getting cold, I can feel your fear
The nightmare just came again and again
The wounds untouched, the music replayed
Your hands' on my heart from the wet dark lake

到我身边来
我的爱绝不止息
我的花朵也不凋零
死亡不会夺去生命
我们的诗也不再喘息

鸟儿停在花朵上
我们停在路上
我的美人她的黑色长发停止生长
我发现的那片树林就在湖边上
我们住下来,从此再不悲伤

*自我的泪珠点点
萌发出缤纷的花朵,
我的叹息声声
化作了夜莺的歌。
要是你对我有意,亲爱的,
我愿送给你全部的花朵。*

空气慢慢变凉
我感到你的恐慌
这噩梦周而复始
未被触及的伤口,反复播放的音乐
从那黑色潮湿的湖里你伸出手放在我心上


————————————————


谢谢阅读到最后,这是一篇臆想文,其实都算半原创了,毕竟Alex和Mathilda是我二设出来的,写这篇的时候一边觉得自己好雷一边又忍不住写。


似乎这是我每个CP的习惯,每次我都会半原创一个角色出来,写一点不可见人的小文章。


吞雪是朱厌,杜铁是Alex和Mathilda,不过也就是这个程度吧。


最后谢谢观看到最后的你。



评论

热度(91)

  1. 可靠的呆呆萌萌某某A 转载了此文字
  2. Roy.某某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