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靠的呆呆萌萌

【盾铁】【授翻】Bonded, Not Broken by Jaune_Chat(教父教子梗)01

怪谈: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12690?view_adult=true


授权:


写在前面的话/警告:之前发过在随缘,因为某些原因被删除了(涉及到12岁的Tony与Steve有一吻,如有引起不适,我就删文。)没有beta, 意译众多..欢迎捉虫交流!


Summary


这是一个靠触碰就能确定你的灵魂伴侣是谁的世界,没有被冰冻起来的SteveRogers,从来没有碰到过他的完美另一半,直到他五十岁怀里抱着新生儿TonyStark。然后他意识到那个他命中注定花一生时间去爱的人才刚刚出生。但相差了半个世纪的他们,要如何才能在一起?


Notes :


这是一篇应梗(a prompt at avengerskink):灵魂伴侣是一定数量上存在的。一对灵魂伴侣能在思想,精神,性格等各个方面上有完美的契合。使得联结被“激活”只需要一个简单的触碰,只要一对灵魂伴侣活着联结就一直存在,只要有联结存在,一对灵魂伴侣就无法与彼此分开,也很难受到他人的吸引或者对其他人感兴趣。Steve一直活到了战争结束,像大多数人那样,他也从未碰到过他的灵魂伴侣,但那也没什么,他有过Peggy,直到他们发现彼此无法继续,但找不到你的灵魂伴侣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他和Howard是很好的朋友,所以当Howard的儿子Tony出生时,他理所当然的成为了Tony的教父。只是突然间“BAM!”当他抱着小Tony在他手臂间时,他立刻和Tony联结了,Tony就是他的灵魂伴侣。


这,这非常不常见,通常来说一对灵魂伴侣总有着相近的年纪,或者至少他们会在成年后再遇到彼此。(Steve本应该被冻起来,之后才会被解冻。)即使是10岁的年龄差对于一对灵魂伴侣来说也非常少见。但五十岁?!!而且他们还是教父/教子?!这种情况简直是字面意义上的前所未闻,所有法律,社会道德,甚至生理规则使得Steve和Tony别无选择。接下来呢?会有一些deliciously dark(这个不知道怎么译。。)或者色情的情节。也许会有DS-AU或者 ABO-AU,又或者都没有,有未成年性行为或者没有,这一切都顺其自然。我会喜欢看到Steve有一些自我挣扎,而Tony仅仅只想着Steve(很显然,他不明白为什么年龄是一个问题。),Howard,Maria以及其他人会有一些自然的反应。


但Tony在成长期间会知道比他年长50岁的Steve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会尽可能的以Tony的第一视角来写。


另外:尽管在我们的世界里马萨诸塞州合法性行为的年纪是16岁,但这篇文里Tony依然非常非常年轻而且还和Steve联结了,所以我保留了未成年警告给那些不接受年龄差较大的情侣的读者。


 


 


Tony 4 岁的时候


Steve是最棒的!每隔几分钟Tony就从椅子上跳下来,汗津津的手紧紧捏着他的小电路板,跑到窗子边等着Steve的到来。尽管爸爸和妈妈也很喜欢他的电路板,但Tony仍然迫不及待的想把他的成果展示给Steve看。妈妈不总是能理解Tony谈论的东西,而爸爸总是表现的很奇怪,尤其是在他焦急地在客厅里等待着Steve到来向他展示他的小发明的时候。


他想让Steve看他的电路板,想听Steve会对此说些什么,想要Steve一只手臂环抱着他和他一起玩,然后Tony会向Steve展示所有他在爸爸长椅旁的工作间里制作出的超酷的东西,steve会明白的,steve总是能理明白Tony。


但steve不经常出现,每次等待steve的来访都仿佛经历了好几个世纪,尽管如此Tony仍然坚持跑到日历前仔细地数着日子等待steve,已经一个月了,就是今天,今天Steve就会来了。当父亲不同意Tony请求让Steve经常来他们家时,Tony只好去央求他的母亲,但母亲用力地摇了摇头并且变的很生气,Tony不敢再一次要求。


当第一次敲门声想起的时候,Tony飞快地冲向门并打开它,Steve甚至没有敲第二次门的机会。他比爸爸要高一些,有金色的头发和蓝蓝的眼睛——而这是Tony在世界上最喜爱的东西。


"SteveSteveSteveSteveSteve!"Tony一边叫着Steve的名字一边扑向Steve的膝盖并紧紧地抱住他。有那么一会儿,他甚至忘了他的电路板。Steve在Tony的突袭下成功地僵住了,但很快他就笑着弯下腰抱起Tony转圈。当Steve把Tony举到自己肩膀上坐着时,Tony发出咯咯的笑声,然后贴近Steve向Steve展示他做了什么 。


“看!我自己做的它”Tony骄傲地说,“我想给你看!”


Steve一只手接过他的电路板,另一只手稳住Tony。他仔细的查看Tony的小发明并询问了所有Tony期待他问的问题,然后他给了Tony一个大大的笑容。就那么一会儿,一切都棒极了,只有他和Steve,然后爸爸妈妈就出现了,又一次地,带着一脸怒容。


 


Steve突然放下Tony,Tony知道妈妈会过来把他从Steve身边牵走,让他坐在她身旁。但他顽固地抵抗着,紧紧地抱住Steve的腿,但爸爸会过来把他抱走。然后爸爸会表现的非常生气,妈妈则会看起来非常伤心,而Steve,Steve看以来也很悲伤。


“我想和Steve呆在一起!”Tony愤怒地抗议着,他几乎才刚刚见到他的好朋友。


Steve整个人变地很苍白,就好像妈妈生病时那样的苍白,他沉默地盯着地板。


“我在这儿Tony,我永远都在。”


但很快,爸爸会把Steve带到私人办公室而妈妈会把Tony带到厨房让他吃午饭,而Tony会听之任之的唯一原因是妈妈在用力的揉眼睛,就好像Tony每次努力忍住不哭那样。


Tony12岁的时候


“......Howard,不能再这样下去了”Steve说道。


当Tony把耳朵努力贴近说话者偷听时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他比学校里的一些人拿到了更多的学分,然而他仍然在一年左右从高中毕业了。但他的父亲总是忘记了这一点。有时候他看向Tony仍然认为Tony是那个骨瘦如柴,局促不安,青春期里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团糟的孩子,忘了Tony可以用各种创造性的方法来打破对他的各种约束和限制。像是,当父亲和Steve单独在私人办公室时他被勒令不许靠近。


  这真的把Tony惹毛了。Steve是他的教父,见鬼的,还是他最好的朋友,然而有一半的时间他的父母对待Steve就好像在对待一个罪犯。每次Steve进行他的每月来访时,Steve几乎没有机会给他一个拥抱,


当父亲把Steve带走进行长达一个小时或更久的谈话时,Tony总是感到害怕和焦虑,而Steve的拥抱总是能驱散这些。但除此之外,Steve总是最棒的(永远都是),他会问一些Tony在意的东西,给Tony讲一些他在军队里做的有意思的事,但他看起来总是太.....Tony不知道怎么去形容。他看起来总是有点悲伤,有点犹豫不决,像是他怀揣着一个秘密,怀揣着一件只有他和爸爸妈妈知道的事,而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愿意谈论此事。


  也许事关嫉妒心?爸爸总是不让Steve到Tony的寄宿学校找他,Steve只能在他的监管下在家里见到Tony。而Steve,Steve看起来比爸爸年轻很多,尽管他只比爸爸小上几岁。那应该是因为在战时Steve接受的医学治疗,他们曾在阻止Tony提一些敏感的问题时含糊的提到过,像是为什么他的教父看起来像是他的兄弟而不是像他父亲那一辈的人。但Tony心中仍充满了无法解答的疑问,比如背着他的时候父亲其实十分尊重 Steve,但却又不愿意让Tony一个月多见Steve几次,对此Tony和他的父母发生过几次痛苦的争执。Tony需要更多时间和他的好朋友相处,而不是他们分配的每次一两个小时,但母亲每次都对此保持沉默,而父亲比他还要固执。


  好吧,那么Tony会试图自己搞清楚。在通风口上放一个窃听器很容易做到,爸爸在Steve每次来访时都很紧张他根本不会留意到。Tony把耳朵贴近窃听器,这让他听到了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渴望听到的声音。


“还不到时候告诉他”爸爸说道,“Steve,现在正是他处在最敏感的时期...”


“你觉得我不知道吗?”Steve的声音听起来很沙哑,像是Tony最近处于变声期发出的声音一样,但Steve听起来正陷入痛苦中。“上帝啊,Howard,你知道我正在经历着什么吗?瞒着他的感觉快要杀死我了”


“Steve”爸爸的声音听来尖锐而且充满了不赞同的意味,Tony觉得自己甚至可以听到Steve的叹息声,并且想象出Steve 肩膀下垂的样子,他需要进去和Steve呆在一起,支持他撑过去,无论爸爸想让他做什么,无论是什么让他听起来这么悲伤。


“我知道”Steve的声音变得干涩,“我什么也做不了。我知道,他只有....”


“12岁。” 爸爸坚定地说到。


“我恨这样,Horward。该死,该死的。”Tony听到一声重击声,他知道那是Steve用拳头砸上什么的声音。Tony甚至能感到他脚下地板的震动,能清楚地听到碰撞声。“我想和他在一起,但他...我感觉自己像一个变态”


Tony感到自己忽冷忽热,手掌用力的抓住床沿直到指节都泛白,紧紧咬住的牙齿几乎让他感到疼痛。Steve不会...Steve永远不会伤害他的。这么多年来爸爸到底跟Steve说了什么会让他这么想?


“只要等到他成年,到那时我们就可以让他知道了,6年而已,到那时候...”


Steve短促地笑了一声,然而那根本毫无笑意。“Horward,Tony是个见鬼的天才。他有一天会超越你的,记着我的话。他现在唯一没有搞懂这一切只是因为他不知道这可能发生。”


“我们都不知道。”爸爸小声说道。


“在他18岁以前他会弄清楚这一切的!”Steve继续说“我会用尽全力的,Horward,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他,我不会让他在没有弄清我是怎样的人之前让他陷进去的。我...”


爸爸犹豫了一会儿“也许你在Tony大学毕业前派驻海外会是最好的选择。”


Tony觉得自己的心跳停止了。不!!!


“你想杀了我吗?”Sreve说,Tony心里和脑袋里同时感受到了Steve声音里的痛苦。“这样会拉紧我们的联结,这会让我们两个都疯了的!我不能这样做,Horward,我不会的。”


“如果有机会让我们尝试距离是否会影响联结的强度,我想现在是个好机会。”


“我试过了!没有和他呆在一起的每一秒我都在尝试!我让自己呆在这个国家的另一端,我尝试去欧洲,去夏威夷,让自己投身到工作里,试着认识其他人,Horward,这一切你都知道!”


“这是我们为什么在这里谈话的原因”爸爸严厉地说,“是你请求我督促你做这些事,你想让我做那个坏人,保证你不会做任何你可能后悔的事,我没有结合过,Steve,但当我们服役时我曾遇到过一些人,他们交换过一些故事,我知道,我知道想要和你的灵魂伴侣联结感觉有多么强烈,你想确认--”


“我知道” Steve低声说,他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后悔的无力,“我知道,谢谢你。”


“今天只有一小时,不能更多了,不是像你现在做的那样。”


“这样...这样可能是最好的。”


Tony听到他们开始喝东西,但他的脑子仍然卡在一个词上。联结。还有Steve之前说的,不知道这可能会发生。


  Tony闭上眼想着Steve,他最好的朋友,那个比起其他人只需要几句话一个拥抱就能让他感到一切都好的人,那个总是倾听他,他也能毫不费力听他说上好几个小时的人。可能性?Tony必须知道发生了什么。Tony从他的床上一跃而起然后冲下楼。


 


Tony像一群横冲直撞的大象那样从楼上下来用力撞开了办公室的门,Steve吓了一跳,在他扑进Steve怀里索要一个欢迎的拥抱然后突然把Steve拉进一个吻时,Horward吓白了脸。这是Tony有过的最诡异的体验,这不像妈妈给他的晚安吻或者是阿姨给他的圣诞吻,这是Steve...Tony感觉自己在融化,像是身体里烧起一把火,但他一点不介意,一种火热而甜蜜的感觉充满他身体的每一部分,他的鼻子能闻到Steve气息,舌头能尝到Steve的味道。Steve只愣了一秒就开始回应Tony,他轻易地在Tony的入侵下丢盔弃甲,手环住Tony的肩膀,Steve将两个人拉得更近。


所有健康老师讲的关于灵魂伴侣结合的事在这一刻才变得有意义。一切都感觉这么好,这么完美,只要Steve一直在这里,Tony再也不想离开Steve 了。


  Steve紧紧握住Tony的肩膀,然后推开了Tony,他的嘴唇看起来像Tony一样又红又肿。


“别--”Tony制止到,然后试图把Steve拖进另一个吻,但Steve牢牢地控制住Tony,让他们之间有足够的距离。爸爸试着他Tony拉开,但Steve 给了他一个痛苦的目光让他退缩了。


“不”Seve说,“Tony,我爱你,但我不能,不是像这样。”


“你是我的,对吗?”Tony问,长久以来他困惑的事仿佛都指向了一个答案“你是我的灵魂伴侣。”


Steve的表情松动了,手滑下Tony的肩头,Tony试着靠近他,让他的手臂环抱住自己,但Steve让他不那么笃定。


“是的,我属于你,当你出生第一天我触碰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了。”Steve笑着说,看起来骄傲又悲伤,“我必须远离你,这是不对的,Tony,你太小了,不能明白....我知道你迟早会明白的,接着你会为了让我们在一起而不顾一切。”


Tony想抗议,但他只是咬住嘴唇停止向着Steve扭动,他能从Steve脸上看到他有多害怕,他能感受到Steve的克制以及他有多不情愿。


 


“求你了,Steve”,Tony请求着“你和我联结了,就好像结婚了一样,不是吗?为什么我们不能....为什么我甚至不能经常见到你?”


“你的老师跟你解释过灵魂联结,当人们相遇的时候?”


 


“当他们成年以后。”Tony回答,无畏地耸了耸肩。他现在不关心其他任何人,他只关心此刻他感受到一切,只关心和Steve联结


“当他们长大的时候,”Steve用一种认同的语气说,“有时候,一对灵魂伴侣会有一个人更年长一些,但很少会出现有巨大的年龄差,我所听说过的最大的年龄差也不过十年。”


Tony感到焦虑而痛苦好像他的喉咙里卡了一个肿块那样,但他知道这个感觉来自Steve,他知道Steve将会说什么。


“我已经62岁了Tony,我比你大了50岁,我的年龄老的足够做你的父亲,甚至你的曾祖父。我知道我看起来没有那么老,但这是事实。你几乎还不了解你自己,如果我们走得太近...Tony,你可能会被我生吞活剥了,联结会吞噬你--。”


Tony本想试着抗议但Steve说服了他。


“它会吞了你,除非你变的像我一样强大,我知道你可以的。”Steve注视着Tony的眼睛,恳求他能理解自己。“去学校,交一些朋友,学那些你讲给我听的,我可能永远也搞不懂的知识。尝试不同的人,了解你的喜好,做一些你想做而不是你认为我会喜欢的事。”


听到这些话,Tony几乎无法呼吸,如果不是看到Steve眼中对他的渴望,这些听起来像是拒绝他的话可能会让他刺伤他的心。但Steve握住他肩膀的手并不像Steve说的那样自信,从他感受来自联结的痛苦的拉扯力来看,Steve宁可砍断自己的手臂也不愿意让他离开。


“我想要一直见到你”Tony小声的说,“其他的我都不在乎。”


“我会给你打电话,每天,我想知道你每天会做些什么,即使你去上大学,我也会打给你。”Steve几乎是不顾一切的向他保证道。


Howard严厉的看了他一眼,但Steve无视了他继续说“但我们不能像现在这样经常见面了,我没法....我没法处理这个,Tony,你根本想象不到你对我做了什么。”


“每天吗?”Tony感到高兴了一点,知道他的灵魂伴侣就在这里,至少能短暂地弥补他的灵魂伴侣不能和他呆在一起这件事。


“每天。”Steve认真地点头向Tony确认道。


Howard突然地把Tony从Steve身边拉开推到门外,Tony用尽全身力量反抗着,但还是被锁在了门外。


“不!不!Steve,Steve!让我进去,爸爸!让我进去,让我进去!”Tony在门外一边敲打着门一边哭喊着,在他的哭喊声里,他能隐隐听到来自他灵魂伴侣的,虚弱沉闷而又痛苦的呼吸声,好像他正试着把自己蜷作一团那样。


--tbc

评论

热度(36)

  1. 可靠的呆呆萌萌怪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