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雪晚

自留地,毒唯,变态,万年冷CP体质,混乱中立, 热爱爬墙,不要评论,最好不要关注,都是转载,关注我不如去关注tag或者原太太。

【豹铁】Something Human (上)

JudyKaren的詭異木偶:

【豹铁】Something Human


Nakia很了解T'Challa,她曾以为她跟T'Challa会是最完美的一对,T'Challa对她也是十分以礼相待,但她一直知道他们之间欠了一点东西,他们也许可以是家人,可以是朋友,但情人的话她不确定,她不是那个可以令T'Challa表现出真正自己的人,也许这个皇国给T'Challa太多压力,特别在T'Chaka被杀后,T 'Challa活在暗影当中,他努力保卫自己的国家,但欲令他失去了活力,他把自己打造成正直、高尚的模范国王,而她并不是那位可以唤醒他感情,给他一个家的人,她无比清楚。她看着瓦坎远成为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但她知道她T’Challa一直在赎罪,在补偿他认为自己做得不足的事,补救他父亲的过错。她尝试当他的救赎,但那个人不是她,庆幸的是那个人出现了,她很清楚每次T'Challa从纽约回来后展露出发自真心的喜悦,在他们对语中越来越频繁出现的Tony Stark证实了她的猜想,她知道如果她不主动离开,T'Challa不会跟她分开,但这段感情注定没有结果。


「Nakia,有事吗?」T’Challa走进书房,以一贯的礼貌问到。


「我们。。不适合。」Nakia说出了本应由T'Challa说的话,她知道这位国王不会提出来,他就是这样的人,只会对身边的一切负责,但却不想自己的想法。


「抱歉?我不太明白。」T’Challa眼神中透露着疑惑。


「你很清楚,我不是那个可以给你一个家的人。」Nakia坚定地回应。


「如果你坚持的话。。」


「你会找到你应该待在一起的人,再见。」Nakia拍了拍T’Challa的肩膀,如同一位老朋友。


「你要去哪里?」


「跟从我的心。」


Nakia离开了瓦坎达,但出乎意料,T'Challa并没感到想像中的失落,他继续他的工作,每天对他来说就是工作,作为最高科技的国家,他没有退路,他得保护国土免受入侵,当一个国家落在他的肩膀上,当他一举一动也会影响整个世界时,他越来越找不回自己,他跟Nakia在一起很大程度是因为母亲的希望,Nakai说得对,他们真的不适合。但事情总是在他以为在最差的时候变得更差。


他看着母亲的棺墓被泥土盖上,他感觉自己已经一无所有,似是拥有一切的他,却因为一个国际会议,连最亲的人最后一面也没见上,在他试图把瓦坎达发展得更好,也弥补他父亲的失误时,他没察觉身边的人越来越少.....


「T’Challa,你还好吗?」一把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Tony?」T’Challa惊讶地看着来者。


「我不受欢迎吗?」Tony稍微把气氛弄得轻松一点。


「不,只是我没想到你会来。」T’Challa的确曾在复仇者会面中向Tony提及,但他没想到这位忙碌的公司大老板会记着。


「我很明白失去至亲的感受。」Tony认真地回应。


「谢谢你,这对我来说很重要。」T’Challa似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紧紧抱着Tony,现在他除了Shuri,已经没有亲人了。


「....我猜你需要休息一下,而且Shuri在车子前等你。」Tony拍拍国王的背,他不知可以给什么反应,他从没见过这个男人露出软弱的一面。


「那么....你会留下吗?」T’Challa放开Tony后有点不自在地问,不知为什么,眼前的人给他一种安心的感觉。


「如果你想的话?」Tony原本并没留下的打算,但在这情况,他不想拒绝T’Challa.


「这是我的荣幸。」T’Challa回复了以往的礼仪。


「我可以抱着你睡,如果你需要点安慰。」Tony试着自然但又不显得轻浮地回应。


「我猜这个就不必了,但...或许喝一杯?」T'Challa微微一笑,他从小也没被抱着入睡,他父亲和母亲也显然是国事要紧的人,很多时他只交由侍从照顾。


「这是我的荣幸。」Tony搭上国王的肩膀一起走向车队,T’Challa跟妹妹交代了一下后,他们被安排上车。上车后,T’Challa指示司机把车开到一家皇室御用的酒吧。


酒吧内金碧辉煌,场内的人都是上流社会的人,接待员把他们带到贵宾室,然后放下两瓶价值不斐的红酒,Tony看着T'Challa优雅地把红酒倒出来递到他手上,终于忍不住开口。


「你真的需要人性化一点的东西。」


「抱歉?什么?」T’Challa疑惑地看着Tony。


「这不是娱乐,这是用金搭起来的幻象。」Tony喝了一口杯里的红酒。


「事实上,我很迷茫。。。」T’Challa呢喃着。


「你想说说吗?」Tony温难得地温柔,他太清楚失去至亲的感受,他想令对方好受一点。


「我不知道可以说什么。我保护不了父亲,Nakia离开我了,现在母亲也逝世了,我还有什么。」几杯酒下肚,T’Challa内心不禁涌起一阵悲伤。他自嘲般笑了一下,


「你已经尽了力,但有时候执着过去会失去更多。」Tony一时间也不知在说对方还是自己。


「事实上,我不知如何回去,看着这国土,我再找不到家的感觉。」


「来吧,我的国王。」Tony站了起来,示意T’Challa跟他离开这家酒吧。国王迟疑了一下后还是跟着走。他沿着街道走,清风吹来令他的醉意散了一点,街上的行人渐多,他们正往市中心的方向走去,T'Challa看着挤拥的市集,脑海中浮现很多回忆。以前他很喜欢跟Nakia、Shuri或是他的朋友逛市集,但已经很久没有细心感受这份活力,他太久没有这活着的感觉。


「两杯啤酒。」Tony拿出了信用卡,但T’Challa抢先付了钱。


「这摊子能国际信用卡呀!」Tony不解地回头看着T’Challa。


「如果我要你付款,这不符合待客之道。」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Tony故作失望地瞪着T’Challa。


「好吧,你赢了,Cheers。」T’Challa跟Tony撞了撞杯,他没有表现出来,但朋友这一词令他心头一暖。


「所以你一定要来纽约让我请你吃一顿。」他们走到角落凝视着这片繁华,国际品牌的霓虹广告证明了T'Challa的努力,让瓦坎达踏上国际舞台,从一个没人在意的国家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


「如果这里有一座Stark Tower大概更完美。」Tony见T’Challa沉点了,便打趣着说。


「我相信一定会的,相信很多国家也希望Stark工业在他们的国土设总部。」T’Challa一 脸认真地看着对方。


「现在有哪间企业不想进军瓦坎达?这里跟我首次到来比较变了很多,你也是。」Tony说出这句话时夹杂着一点欣赏也有一点担忧。


「已经三年多了。。。但我感觉像过了三百年。」


「我很明白,作为一位王子跟国王是不一样的。」


「谢谢你,Tony。。。其实我曾经觉得你是很轻浮的人。但这三年来,你让我感到一份对人的真心,和一份纯真。我⋯⋯抱歉,我猜我喝多了。我们回宫殿吧? 也很晚了,」


「⋯⋯好,当然。」Tony被T’Challa的话弄得有点愣然,T’Challa很少表达自己的内心想法,更少去评价一个人,似是刻意地把自己的情感收藏起来。


Tony跟T'Challa在大厅道别后,被侍从带到一处清静的客房,房间跟宫殿其他地方一样金碧辉煌,床铺是真丝,柱身和家具也雕满了黑豹和其他传统图案,房间的露台正对着瓦坎达市中心,站在露台上整个国度就在脚下。 Tony躺在床上,酒精令他很快便入睡,他跟T'Challa认识了几年,但他之前只到过瓦坎达一次,他本以为会感到不自在,但事实上并没有,T' Challa令他感到安心,但同时他知道对方承受了太多。


T'Challa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水龙头,温暖的水打在他身上,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他想起Tony棕色的双眼睛,他看到一份久违的光明,也许是Tony的经历令他相信对方是一位可以跟他并肩的人,但他不清楚自己对Tony是什么感情,刚才他说出那段话后也愣了一下,他被自己突然表露太多感情而恐惧。


翌日,Tony被邀请到宴会厅吃午饭,当他看到一堆精美的早点放在桌上时,他不禁佩服瓦坎达的待客之道,但T'Challa并不在场,只有他妹妹Shuri亲切地请他坐下。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Shuri。但如果我没猜错,你有事想跟我讨论。」Tony在对方开口前先说。


「Mr Stark真太会看人。对,可能我这要求很过份,但我真的希望您你在瓦坎达多待一段时间,或许我们可以讨论一下Stark工业在城里设总部的事,或者是振金,我们的振金不出口但如果...」


「公主壂下,请原谅我打断你。我没想过要在瓦坎达设总部,至于振金,我认为由瓦坎达研发更合适。」Tony听到Shuri的话后忍不住打断,他不希望他跟T'Challa之间夹杂着太多利益,他跟所有复仇者也不曾谈利益。


「....抱歉,我没认为他想从哥哥身上得到什么,只是....他需要你。我很久没见过他那么有朝气。」Shuri的语气中带点忧虑。


「。。。我明白你意思了,他是我的朋友,如果有需要我当然会帮忙。」Tony似是在向自己确定般强调朋友这关系。


「谢谢。请用餐,这是我们的传统食品希望你喜欢。」


午餐在一片欢悦中渡过,Shuri有意无意地提起T'Challa的最近经历的事,令Tony感到惊讶的是他对此完全不知情,包括他弟弟Erik,Nakia,和先皇T'Chaka统治的事,T'Challa在他们面前总是摆出一副把一切在掌控之内的形象,他唯一知道的只有T'Chala的逝世。他忽然觉得他太不了解这位国王,他也开始明白对方为什么会如此迷惘。


当T'Challa得知Shuri向Tony提及往事时,他内心的恐惧令他不知所措,他生气把柜子上的雕塑拨到地上,他不喜欢揭露自己的弱点,他不希望有人利用他的弱点对瓦坎达造成威胁,但对于Tony,他并不担心这个,他只是不想对方看到他软弱无能的一面。


「我想知为什么你要告诉他。」T’Challa凌厉地瞪着Shuri。


「你身边需要一个可以让你爱,可以跟你并肩的人!」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T’Challa大吼。


「你很清楚我在说什么。你很清楚为什么Nakia要离开。你什么也不告诉她,你不认为她可以跟你并肩,你需要人势帮助你。」


「Tony在哪里?」T’Challa严肃地问。


「他在实验室,你跟他谈谈?」


「我会。」


T’Challa急忙走到实验室,Tony正在实验桌前查看一些实验蓝图。 T’Challa心里百感交集,他不知Tony会怎样看他。


「T’Challa?得说,瓦坎达的科技真的很吸引。」Tony看见T’Challa到来便忍不住称赞。


「如果你有兴趣可以跟Shuri讨论讨论,对了,你需要我送你回纽约吗?」T’Challa故意暗示Tony回纽约。


「。。。你想我回去?」Tony难以置信地瞪着T’Challa。


「谢谢你昨天的关心,但请放心,我能解决这件事。」


「我并不想多事,但你妹妹很担心你。」Tony放下手上的东西,认真地说。


「这是我的家事。」



「那随便你。」Tony 听到T’Challa的话后感到无比刺耳,他以为对方需要他的关心,但事实上只是他想多了,根本没有人需要他的关心。 Tony 越过T’Challa走出实验室,但他的手被捉住了,他以为T’Challa会挽留但对方只是说了一句抱歉。他直走出了宫殿,按下了胸口的反应堆,战甲覆盖他全身。 。 。


T'Challa看着Tony离开的背影,心里感到一阵失落,他坐在椅子上,孤单感涌上心头,他从Tony眼中看到了失望,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事,他一直害怕自己走错一步便失去一切,但现在却因过份的自我保护而把关心自己的人都赶走了。


他走到实验桌前,草稿上留了不少Tony的字迹,他仔细看了一下,Tony对科技的了解总令他敬佩。他无法想像Tony不再把自己当作朋友,而是昨晚如果不是Tony,大概他无法从悲伤中走出来。如果他们可以一起,也许令这世界更美好。但如果这次他真惹Tony生气了。 。 。


「拨Tony Stark电话。」T’Challa对着显示屏下令。


「有事吗?瓦坎达国王。」Tony说话中客套的语调令T’Challa感到一丝悲伤。


「真的抱歉,我只是。。。这是我的错,我们可以谈谈吗?」T’Challa温柔地向Tony道歉。


「有什么要谈?或许你可以跟


Miss Potts预约会面。 」


「Tony。。。我不是想跟你谈工事。」


「我猜我们没什么私事可谈。」


「Tony,我。。。」


「就这样吧。」Tony随即挂了电话。


T'Challa皱了一下眉头,Tony从没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他看得出Tony对他带着一点欣赏和尊敬,他本应很了解Tony对人的信任也是十分脆弱,他本应很了解Tony跟他一样需要一个可以支持他的人,但他却说出了那么拒人千里的话。


「追踪Tony Stark坐标。」T’Challa看着显示屏搜寻了一会,最后显示在巴黎。


「准备飞船,目的地巴黎。」





评论

热度(40)

  1. 重雪晚JudyKaren的詭異木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