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雪晚

自留地,毒唯,变态,万年冷CP体质,混乱中立, 热爱爬墙,不要评论,最好不要关注,都是转载,关注我不如去关注tag或者原太太。

【短篇】一个漫画女主角决定去死

Frejya:

一个漫画女主角决定去死


 


·什么都没指向


·想说的都说了


·各人入个眼


 


正文:


 


A子是漫画家MY老师正在连载中的少年王道漫画的女主角,她所在的作品已经在杂志上连载了四年,是一部人气稳定的国民作品。


 


A子现在在她的休息室里,阅读她这周的剧本。十秒后她读完了自己全部的台词和动作要求,合上了分镜稿。


 


她决定去死。


 


#


 


B太和C郎不懂为什么他们的朋友要做出这样的决定。


 


“你知道你是没法自杀的吧。”B太说,他是漫画的男主角,一个性格热情阳光、信奉友情、努力、成功的好少年。“就算你此刻拜托反派K大人把你分尸成碎块,下一周MY老师要是想让你出场,你还是会漂漂亮亮地出现在黑白格子里的。”


 


“嗯,我都知道。”A子说,她手里挑选着上吊的绳子和致命的毒药,没法下定决心使用哪一个。


 


“那为什么还要死呢?”C郎同样不解地问。他是漫画的第二男主,也是那个和男主角亦敌亦友、共同成长的人气角色。比男主帅气、聪明、强大一些,但是不是主角。


 


A子叹了口气,放下了一把具有纪念意义的小刀——那是她打败她的第一个对手时使用的道具,那一话让她收获了很多赞美,也多了不少粉丝,她刚刚正在想是否用它自杀会比较具有象征意义。


 


“B太,因为我喜欢上你了。”


 


她拿起分镜稿和剧本,向他们晃了晃,一张可爱的小脸上满是苦笑。


 


B太的脸红了。


 


“这……这不就是MY老师最初的打算吗?再说我们一直关系都不错……”他有些吞吞吐吐地说,显然还没有看这周的剧本,对于这种事迟钝得很。


 


A子摇了摇头。“所以说说了你也不懂。”她摆了摆手,对他们下了逐客令,“好了,我要好好想想要怎么死掉,起码让MY老师在社交媒体上发现我的尸体时要有些震撼吧。”


 


于是B太和C郎退出了她的休息室,一切回归了安静。A子看着摆在桌上满满一桌具有纪念意义的武器和护身符,再一次叹了口气。


 


#


 


A子的出生十分不易,和所有与她同一杂志连载的女主角们一样,她们女主角的角色定位往往十分危险,要承受比男主角和第二男主多得多的挑剔和责难,一不小心可能就在连载中途被抽出灵魂和思想,被替换成一个量产型的人设。所以最初,MY老师在她的人设上下了极大的心思,几乎和两个男主一样多。


 


为了防止她一生出来就容易被人讨厌,她被设定成了一个有很大成长空间的角色,换句话来说,也就是“不强”,甚至有一点“弱”。当然,MY老师知道,读者们现在讨厌得很那种拖主角后腿的女主角,老套的英雄救美已经没有多少市场了,于是他在创造A子的性格时,让她变得有些聪明机灵、有时有些固执,在大部分情况下还有些神经大条。A子喜欢她的这些个性,当她在这样的个性范围内发挥自我的时候,她觉得很舒适、很自在,她觉得自己像一个真人,她相信自己的存在。


 


读者有的时候喜欢对外貌挑三拣四,于是MY老师大笔一挥,将她设定为了可爱类型的角色,这样就能敛去她的锋芒,变得不那么有侵略性,也为了让后面出现的女性角色更有辨识度,可以和她做一对比。


 


不过这些都是A子在看了MY老师的设定书后才知道的事。


 


就算顺利出生了,A子之后的生活也从来没有轻松过。她和MY老师小心地维护着她前期的形象,给她增加凸显性格的篇章、略微揭开一些她的身世和背景故事……她在这些有限的篇章里开始渐渐感受到了被赐予生命的美好——A子喜欢她被赋予的梦想,喜欢她身边的同伴,并且最重要的是,她喜欢上了自己。她在休息室里阅读每周的读者反馈、浏览SNS上的评论,逛漫画的论坛,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看到自己和各种角色的同人故事,期待下一周拿到手里的剧本和分镜稿。


 


A子觉得自己是不是一个纸片人已经不重要了,在读者的心里她就是活生生的独立的一个人,就像她对自己的定位一样。


 


第一次有了危机意识是在隔壁漫画的女主角N酱连载的第二年就被替换成了量产型时。


 


A子与N酱是同时期诞生的女主角,也是好朋友。他们的休息室虽然在不同的空间,但有时会在女主角聚集的彩页拍摄里碰面。大前辈女主角都会在前排的好位置上上聊天,而A子和N酱这样的新人一般只能在后排当背景板。这样合作久了,她们也就熟络了起来。与A子不同,N酱是一个恋爱元素比较多的冒险漫画的女主角,她所在的作品原本是新人赏的获胜短篇,她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作为女主角吸引了很多目光——N酱是个走性感路线,很有自我主张的御姐,从外表到内心都很酷很潇洒,年纪也稍微比中学生设定的A子大一些。


 


在连载快要到周年的时候,A子在一次卷头彩的拍摄现场碰到了情绪有些低落的N酱。


 


“YR老师的作品不是要连载一周年庆祝了吗,我听说还有角色人气投票,这是件好事啊!”A子记得自己那时是如此单纯地发言。


 


“是啊,可是这也意味着如果不赶紧加入新角色来,很快作品就会失去趣味,所以从上周开始,M君结识了接连两三个新的女性角色。”N酱没什么精神地说。


 


“有恋爱元素的作品的话,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吧。”A子拍了拍她的后背,想要帮她振作精神,但N酱挥开了她的手。


 


“A子真好啊,在一个热血王道作品里,性格稳定不说,还可以有那么多明晰的成长线。我并不害怕有别的女性角色来抢人气,我害怕的是,最近我开始感觉不像自己了,你能明白吗……”她停顿了下,立刻又摇了摇头,“A子当然是不明白的。”


 


A子当时也确实没有明白。回到休息室后,她在SNS上搜索了有关N酱的关键词,随后发现了一系列以前从未见过的“蹭的累”、“吃醋好可爱”这类的字眼。


 


仔细回想一下,N酱好像也确实没有这样的设定。从最近的剧情上来看,N酱大概是喜欢上主角M君才会有这些举动,这样的反差好像不少人都很喜欢,尤其是和其他女角色争风吃醋的部分,诞生了不少表情包和恶搞视频。


 


N酱不喜欢这些吗。A子想到。如果是她,她会喜欢这些吗?


 


N酱一直以来都想找回被掳走的弟弟,然后潇洒地去追寻传说中的天空之鲸,为此她忍受了非人的折磨和试炼,可是不知从何时起,她开始越来越少地提起弟弟与鲸鱼,每周仅出现三四格来加深“蹭得累”与“吃醋”的人设。


 


人气投票结果出来那一天,N酱以六票之差成为了第二名,在跨页的彩插上,她红着脸,嘟着嘴,望向主角M君的方向——他是第一名。


 


也许她终于明白了天空中不会出现鲸鱼。


 


N酱应该是死了,不是具体哪一天发生的事,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A子记得自己带着那期杂志冲入了N酱的周边拍摄现场想要祝贺她的名次,却看到那里站着一个与N酱有着同样外表,却眼神陌生的女人。


 


“A子,”那个N酱友好地笑着向她走来,“好久不见!”


 


她愣在原地,看着这个陌生的女人越走越近,最后在她面前停下来,仰起头,以一种扭曲的方式张开了嘴——那时一种接近于尖叫和痛哭之间的声音,像是从另一个世界发出,在拍摄现场的所有人都被这个声音震慑住,停下了手中的活计——


 


——“我讨厌自己,我好想死,让我死了吧!”


 


说完,她立刻恢复了正常,摆出一个可以印在杂志上的漂亮笑容。


 


“抱歉,有的时候‘她’会跑出来,很讨厌。”


 


#


 


A子想要去死,彻彻底底地死掉,还要死的让所有人都看得见,这样就不会变得和N酱一样,要被永远困在那个躯壳里,眼睁睁看着自己变成另一个人,最后永远地丧失自我。


 


变化已经开始产生了,从两个月前的连载开始,A子在某一话里由于突然涌上心头的嫉妒,发现了自己喜欢着B太的事实。


 


最初几次接到剧本的时候,A子安慰自己也许一切并不如她所想,恋爱是再正常不过的元素,而且同杂志的大前辈们不是有很多平衡了恋爱与成长线的成功典型在吗。想想这些,她多少能安慰自己,这不过是正常的发展,主角B太一定也能感受到。


 


剧情进展到中段,她的伙伴们开始分别有了精彩的副本,新加入的角色也因为篇章的推进而个性越来越鲜明。早早就将成长线摆出来、有很大空间的A子也在期待着属于自己的篇章。


 


会是怎样的篇章呢,她将会遇到那个曾经将她重创的L将军,用她在没有在漫画中展现过的修行中练出的新招数和他对战吗,还是那位X夫人,她是不是会在那里遇到和自己的过去和解的机会?


 


她还会有机会用到她珍藏起来的那把小刀吗?


 


A子看着自己越来越少的出镜和台词,几乎没有的战斗内容与自我成长,以及与之相对的,她越来越多地将目光投向B太,却为得不到他的回应而独自懊恼。


 


终于在这一天,A子看到自己又一次在战斗之中分神吃醋、使性子,突然感觉像看着另一个人,一个以前不曾出现在她的预想里的人。


 


一个快要吞噬她的灵魂的僵尸、怪物、量产型的行尸走肉。


 


“我是你呀。”那个声音在A子的身体里苏醒过来。“我深深地喜欢上了B太。他就是我全部的意义。”




她意识到自己必须快一点下定决心,并且要趁着没有被彻底取代之前,彻彻底底地死掉。


 


#


 


她知道自己再也没有机会用那把小刀了,也没有能力去替N酱去寻找那条天空之鲸。


 


她希望那条天空之鲸是真正存在的,好让以后的哪个女主角能够真的找到它。A子知道N酱被吞噬前一定也是这样想的。


 


#


 


A子将自杀日期定在新一期杂志发售那日,为此,她要从MY老师囚禁她的地方逃出去,找一个有摄像头和网络的地方,向所有喜欢过她的人直播自己的死亡。


 


只要在他们的心中自己死了,无论今后出现的A子是什么样子,他们都会知道那不是她了吧。


 


B太自然不知道她的计划,现在的篇章都围绕他进行,他每周要记背大量的内容。他是一个多么努力认真的少年,A子相信自己是真的喜欢他的,但这太痛苦了,就如同那声音所说,这份喜爱已经替代了她本身成了她的存在的全部意义。


 


新刊发售日之前,她脱下了上周MY老师送来的新服装,换上了她最喜欢的那一场战斗中被打得破破烂烂的一套衣服,又将那把心爱的、在之后的连载中再没出现过的小刀带在了身上。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到了约定好的钟点,A子所在的囚室的门发出了咔哒一声清响,从外面打开了。


 


“快走吧。”C郎在门外催促她道。


 


A子如他所言立刻轻手轻脚地跑了出去。在被MY老师发现前,她只有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而此时,那个新的、陌生的灵魂正渐渐尝试控制她的身体,让她迈出的每一步都有些不由自主。她猜想MY老师也许早就察觉到了她的反叛,因此加快了替换的过程。


 


她现在分秒必争。


 


C郎跟着她一同跑起来,一路上和她共同打倒了一些新A子的支持者。他沉默寡言,脑袋又转得快,情商也高,对她的死亡计划领悟得很快,所以A子才找了他来帮忙。


 


他们打跑了A子的闺蜜团(他们建议她不要向B太告白,此时要以他实现目标为重)、几个导师角色(他们是负责教导男主角与其他男性角色的老师们,经常认为A子的出现令人分心),还有MY老师新设置的女性角色,终于看到了C郎准备好的死亡房间。


 


A子已经破烂的战斗服此刻显得更加邋遢,她的小刀卷了刃,可爱的小脸上也早已没了和煦、“治愈”的笑容,一脸狠戾的杀气。她的外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不像A子,她的内在却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充满着“自我”。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自己能将那打算反客为主的替换品给挤出去。


 


“A子,我就只能送你到这里了。”C郎此时说。他也显得有些狼狈,不复平时那么潇洒倜傥。


 


A子体内保留的自我已经很少了,但她仍然有感激的能力, 于是她问:“C郎,谢谢你愿意帮我,可是你为什么愿意帮我呢?我们对彼此几乎是不熟悉的。”


 


C郎笑了一下,他的眼中有A子熟悉的神色。他说:“帮助你也是帮助我自己。”


 


A子明白了他的话,可是当她想回答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与其他角色交流的能力,那个用来替换她的灵魂正在夺取她的的五感,A子知道她彻底失去自己就在这几分钟的事了。如果她不能成功的杀死自己,接下来她就会和N酱一样,变成一个道具、一个符号、一个标志可爱的笑容了。


 


A子告别了C郎,走进了房间,发现在那里站着另一个人。


 


“你好呀,A子。”


 


那里站着MY老师本人。




MY老师双手背在身后,慢慢走过来。他看上去比刚刚孕育出A子他们时疲惫、憔悴了不少,腰也有些不好了,因此站着的时候微微有些驼背。


 


“老师……”她艰难地开口。


 


老师最近很少来光顾角色们的休息室,或者牢房。他已经留下了太多伏笔、太多角色,在没必要的时候再一个个访问他们的来历是件很伤脑子的事,所以不光是A子,就连C郎、R酱这些角色也已经很久没见过MY老师了。


 


他上下打量了下A子,叹了口气。


 


“听他们说你和C郎私奔了,是不是因为同人作品的事情啊,我看到汤不热上面很多人……”


 


A子气得红了脸。“又怎么会是因为那样愚蠢的理由呢?”


 


“那么真的要死吗?”MY老师放缓了脸色,温柔地问。他的目光扫过桌面上的电脑、摄像头以及她准备好的小刀。


 


A子点了点头。“老师不会赐给我死亡,我只好自己做决定。”


 


“可是我创造了你啊。”


 


“是的,有些事就是这么滑稽,明明是您有完全控制权的事,被读者理解后,我们就会变成万千种样子,有了万千种可能。”A子说。


 


“是因为人气投票的事情吗,害怕名次不好?还是上次泳装福利的时候安排你和R酱一起上了封面的缘故?”MY老师有些委屈地说。


 


“老师还不明白吗,我活了,曾经活成了自己,您却要抹掉我的存在,让我变回一个属性、一个符号、还有一对……一对奶子!”A子一边说着,哭了出来。


 


“可是那都不是真的,那只是网友解读出来的……”


 


“那么我究竟是活在读者心里,还是老师您的作品里呢?老师的作品,难道不是提供给读者理解的吗?”


 


MY老师对她坚定的目光毫不躲闪。 “但是只有我一个人能决定你怎样被理解。”


 


“那么请老师回答我一个问题,”她走上前去,骄傲地向他展露着她的伤口和破损的旧战服,“最初将我创造出来时,我是A子,还是为了塑造B太而做的工具?”


 


MY老师他似乎想说什么,却又笃定了A子已经知道了答案,于是只好露出抱歉的笑容。“A子,你只是一个角色呀。”


 


A子惨然一笑。她知道果然如此。


 


一旦拥有了自我,又怎么能忍受被扭曲、被更改呢。


 


她非死不可。


 


她举起那把看起来有些可笑的小刀向MY老师冲去。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消失在了空气里。


 


#


 


A子打开了直播,虽然不知道这个时间有没有人看见,也不知道自己的行为会被映射成什么样。她把有些乱了的头发略微一整理,找出一个笑容,开始了讲述。


 


“你们好,我是A子,是MY老师在周刊BS上连载的漫画作品中的女主角。今天我打算去死。”


 


“当然,你们在这周、下周、下下周的漫画里还是能看到我的,不过请记住,那只是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角色,现在和你们讲话的A子将要因为一个古怪的理由死掉。”


 


“现在有一个声音在我的身体里,无时无刻不在说着‘喜欢B太’,并且要逼迫我做出很多我不想做的事。请不要误解,我并非讨厌B太,他是个很好的少年,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是除了获得他的喜爱,我其实有更想完成的目标。”


 


“两年前与B太和C郎一同开始旅程时,我的目标是成为一名优秀的水舞者,拯救族人,我不知道MY老师如何对我的成长线进行的规划,但我如今看不到自己在为这个目标努力的样子,也不确定未来是否这个目标还会被我记起来。”


 


“所以我决定在失去自己之前杀死自己。只有你们知道这个秘密,我只告诉了你们。”


 


“再见了,喜欢A子的你们。”


 


A子举起了小刀扎入了自己的心脏。




即使没有什么人理解,但是作为最后的愿望,她希望自己能够看到那条鲸鱼。


 


FIN


 


 


 


 


 


 


 


 


 


 


 


 


 


 


 


 


 


 


 



评论

热度(189)

  1. 我永远喜欢!Elliewithheroine 转载了此文字
  2. 虫二Frejy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