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雪晚

自留地,毒唯,万年冷CP体质,混乱中立, 热爱爬墙,不要评论,最好不要关注,都是转载,关注我不如去关注tag或者原太太。

三水宰梦:

看到这张图哈哈哈哈哈哈哈!

忽然想到蛇队刚刚告(gao)白(shi)的时候,开玩笑说616盾上来就是一巴掌!

于是没忍住……p了个图hhhh

👉616队长在打蛇盾时的内心世界。

我不管我看见anad盾铁希望的曙光了!!

【盾铁/虫铁友情向/性转】Where are my BALLs-我的蛋蛋去哪了?!(下)

索科威亚废铁处理站:

从来没有想过入腐好多年的我最近最喜欢的BG竟然是盾铁【笑cry


好想吃3490或者其他衍生的粮【躺倒……






文案:


内战之后的Tony Stark一夜之间被第二性别判定变成了丰胸美臀细腰的妹子。


但这并不影响她对美国队长以牙还牙。


前篇0: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a9fe7a


上部分: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c34706


中部分: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d3d306




Attention:


性转,性转,性转。


美队3内战后。


傻气甜饼向。






回到纽约的复仇者们经历了一段焦头烂额的时期,内战造成的不良影响,舆论的步步紧逼,法案的种种交锋,都把这些上惯了战场但是对唇枪舌剑并无研究的超级英雄们弄得心力憔悴。


而这段非常时期里Tonia Stark的日常竟然是开着跑车带Peter Parker出!去!玩!


Steve觉得自己的脾气已经忍到了极限,毕竟在你累个半死的时候看到一个大胸翘臀的辣妹挽着她的小男朋友在眼前晃来晃去的感觉一点都不好,更何况这个辣妹对所有人微笑偏偏对你一脸不爽。


他觉得自己有时像一个对一天到晚只知道办party和小男生约会的女儿束手无策的父亲,有时又像一个因为妻子芳心渐远而抓耳挠腮的丈夫……好吧这两个比喻都不准确,但是他确实是Tony的叔叔辈,他也确实喜欢着Tony……额……一个喜欢着自己侄儿(女?)的叔叔……想到这里,美国队长又把自己唾弃了一次。


焦虑的日子没有维持多久,当钢铁女侠有一个小鲜肉男朋友的传闻终于闹得满城风雨时,超级英雄内战的不良后果也终于被收拾完毕,当天的报纸头版一分为二,一半内容是严肃的对超级英雄内战进行批判和评论,另一半内容是被花里胡哨的花式大标题加粗的钢铁女侠绯闻。


复仇者们从没想过他们严肃的“大事件”有朝一日会和花边新闻挨在一起,这就好像他们觉得内战是个无比严肃的话题,却偏偏有人拿这个题材拍成了一部狗血三角恋爆米花电影一样,面对这种扯淡却又真实的落差感,他们只能对着报纸头条叹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不过绯闻中心的人物,SI的董事长,叱咤风云的钢铁女侠Tonia Stark并没有给复仇者们太多的叹息时间,当她穿着一身正红色的艳丽套装风风火火冲进休息室,急躁的踢掉高跟鞋然后把她自己毫无形象地扔在沙发上的时候,复仇者们又有了不祥的预感。


一般这种状态下的Tony是没人敢惹的,斟酌再三,Sam决定当第一个踩雷的人:“额……Miss Stark……?你还好么?”


果不其然,地雷爆炸了:“不好!我一点都不好!董事会那帮老不死的烦死了!真不知道那帮老头子怎么想的!他们是脑子里有坑么?!他们这是该死的性别歧视!我能告到他们倾家荡产!!”


哇啦哇啦的发泄了一通(其中夹杂着不少需要被消音的词)之后,Tony唰得一下站了起来:“总而言之!我需要尽快结婚,好吧结不结婚无所谓反正我需要尽快有一个孩子!我的孩子!Stark科技帝国的继承人!”


复仇者全部愣住了,Steve觉得自己心里有一只小黄鸭在拼命的大叫,没错就是学龄前小孩洗澡时会玩的那种。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被老年人逼婚有什么稀奇的?”Tony扫视了一圈:“你们有什么好建议么?”


复仇者们很默契的一同摇了摇头,毕竟他们中勉强算有成功婚史的只有Clint(Scott已经离婚),而Clint并不是被逼婚的(实际上他和Laura还没有办仪式)。


Tony翻了个连环白眼:“好吧……那……我现在收养Peter还来得及么?”






从当晚Peter Parker踏进复仇者大厦时接收到了来自Tonia Stark的莫名母性目光开始,SI高层逼婚事件就如同脱缰的野狗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SI的高层都是久经沙场的老狐狸,他们当然不可能相信路边小报上那些“钢铁女侠的未成年男朋友”这样的胡扯,虽然Tony Stark遭遇第二性别判定之后变得更加无拘无束,但明眼人都能看出她对那个小孩子根本没有意思。


其实老狐狸们并不是真的为董事长的婚恋情况操心,他们只是觉得如果需要一个稳定、不闹幺蛾子的董事长,那他们必须要保证这位外女内男的Tonia Stark被一个家庭(孩子)稳住,有牵挂才会有所收敛,毕竟单身女性的可怕他们是最清楚的,看看Pepper Potts就知道了。


退一万步说,Pepper虽然是一位雷厉风行的单身女性,但她好歹是一个以工作为重的稳重可靠的CEO,可是Tonia Stark作为一个前·花花公子,让她安分稳重实在是太难了。在当今媒体对成功女性异常严苛的大环境下,如果说当年的Tony Stark闹出“在床上藏了三个超模”这样的丑闻只会被舆论一笑而过,那换成现在的Tonia Stark在床上窝藏三个男模绝对会导致SI的股价跌破好几个百分点。


这是丑陋又卑鄙的性别歧视,他们自己也知道,但是为了在这个不完美的世界里生存下去,他们有必要在一定程度上接受那些不完美,并按照套路来。


这就是为什么董事例会上老狐狸们又旧事重提一般地把Tonia Stark还是Tony Stark的时候就翻来覆去说了好多遍的“你也老大不小了该结婚成家了balabala”的话题重新搬出来,然后他们收获了来自高贵冷艳的钢铁女侠的连环白眼和一顿拍桌子砸杯子的武力威胁。


好吧套路失败,被套路的目标发飙了——


待董事长发泄完,董事们用一种庄严肃穆的眼神目送着她离开会议室。


——好气哦,但是还要保持微笑。






SI董事会的逼婚事件也波及到了复仇者,毕竟自从那天在董事会上甩茶杯拍桌子和那帮老不死的闹翻了(←Tony语)之后,钢铁女侠就彻底待在复仇者大厦里不出去了,复仇者们成了她唯一会接触的人群。


而复仇者们一点都不想被这样关注着,他们刚刚经历内战,不想再被放置在舆论目光中,奈何SI董事长Stark女士的婚恋情况受到了太多关注,以至于他们不情愿地再次被聚焦在众人的视野下。小报记者的死缠烂打严重影响到了复仇者们的日常,以至于他们去超市买零食的时候都会被装扮成超市收银员的记者追问“最近有没有看见钢铁女侠在和谁约会?”


Clint回到大厦之后把这些事绘声绘色、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成功的引爆了钢铁女侠的怒气,就在这个火爆的女侠客捋起袖子嚷嚷着要开一个发布会彻底把那些媒体修理一番的时候,好队长及时的阻止了她。


“Tony,别这样!”Steve连拦带哄的把Tony从门口拉了回来,“这件事确实是那些媒体不对,但是你也有错——”


话没说完,Steve感到肩上多了一只手,一回头,他看到了Clint用一种大限将至、极其夸张的口型无声地对他吼着:别-说-了!快-闭-嘴!!


然而来不及了,他的下半句话已经漏了出来:“——最起码你应该冷静一点……”


“冷静?!”Tony果然被他一句话激怒:“凭什么该冷静的是我而不是那些骚扰我们的狗仔队!?”


“我,我是说……”Steve抓了抓头,觉得自己心中的小黄鸭又叫了起来,“那些懂事说的也不无道理……我是说……你可以静下心来思考一下……也许……也许你确实应该考虑安定下来……”


“天哪!!”Tony尖叫起来,“Cap你的观念怎么回事?!这都什么年头了?真不敢相信你竟然和那些老头子想法一致!你他妈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人么——”


话没说完,Tony就扶住了额头——


妈的,美国队长还真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人。






经历了那一次不愉快的对话(Steve强行认为那是对话而不是吵架)之后,Tony对逼婚这个话题深恶痛绝到了听到相关字眼就能发飙的程度,复仇者们都默契的不提这个话题,只有耿直的美国队长以队员的幸福为己任,总想找机会和钢铁女侠就这个问题进行深入探讨。


某天Steve在走廊上偶遇身体不舒服准备回卧室的Tony,然后两人说着说着果然就吵了起来,一个是威胁要用阳电子炮轰掉报社和电视台的钢铁女侠,一个是强调她不应该这么感情用事好歹也应该体会一下他人的关心的美国队长。


两个人吵到了胶着状态,明显已经没有耐心的Tony伸手把Steve往房间外面推:“好了好了,我不想跟你吵,我不舒服,我要睡觉了,你给我出去!”


“等一等!”美国队长还不准备放弃,“Tony,听我说!我只是想说你——”


钢铁女侠瞪了他一眼,把手伸进衣领里,哗啦一下扯出了胸罩——


“天哪Tony!!”Steve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捂住了眼睛,“你是个女孩!”


“那你还不快出去?”Tony翻了个白眼,“这可是女孩的卧室!”


Steve沉默了,他想到了之前关于内战、回纽约等问题的争论中Tony给他吃的那些哑巴亏,最终咬了咬牙,没有示弱:“Tony,我们谈过的,你不能总是用这一招对付我。我知道你现在是女性,我应该尊重你,可是利用女性某些特征逼我就范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Tony狠狠地瞪着他:“你出不出去?”


Steve坚定地回瞪:“我们必须在今天把话说清楚。”


“好啊Rogers,你真的以为我还像性别判定之前那样没办法对付你么?”Tony咬着牙说道,她那双棕色的大眼睛一转,Steve立刻有了不祥的预感。


果然,Tony突然尖叫了一声,然后在众人的脚步声出现在拐角处的时候,刚刚还跟他剑拔弩张的这位Stark姑奶奶一下子坐到了地上,她有条不紊地揉乱了一头长发,扯开她那身连衣裙的衣领和裙摆,然后自己把自己那条灰色的长筒袜撕了好几个口子。


Steve呆了呆,想不通她是在干什么,直到跑得最快的西方记者Peter第一个出现在房间门口——


“天哪Captain Rogers!你对Miss Stark做了什么?!”


听到Tony的尖叫和Peter的大嗓门之后赶来的复仇者们看着眼前的景象傻了眼,房间里只有两个人,钢铁女侠Tony Stark一脸惊恐地捂着被撕开的胸口和大腿处的衣服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地上还有被扔在一边的胸罩,而美国队长Steve Rogers脸上还带着不正常的潮红……好吧,证据确凿。


“Cap……我不得不说……这真的是……非常糟糕……”Clint僵硬地扯了扯嘴角。


正直的美国队长知道,自己这次是跳进尼加拉瓜大瀑布也洗不清了。联想到之前Tony给他使的绊子,Steve觉得头疼不已,但是看了看Tony那双漂亮的棕色大眼睛,他又感到自己心里那只小黄鸭还在不停地瞎叫……终于,美国队长决定撕破脸皮和钢铁女侠互相伤害一场。


他深吸了一口气:“Tony,你知道的,你毁了我的名声。”


Tony翻了个白眼:“那又怎么样?在西伯利亚你几乎毁了我的全部呢。”


“我知道你心里不开心,我也知道你对我依然有意见……”Steve叹了口气,“但是你不能用这种小女孩对喜欢的人撒娇的方法对待现实问题。”


“啥?!”Tony愣了一下。


“Tony你看,你明明已经喜欢我喜欢到无法抑制了,却总在用这些拙劣的恶作剧掩饰——”


“等、等等等一下!!”Tony叫了起来,“你胡说!我什么时候——”


“——咳咳……铁罐,我提醒你一下,你已经撩Cap撩了整整一个月了。”Clint突然接过了话头。


Natasha立刻读懂了空气:“是啊,在瓦坎达的时候,站在你们身边都能看到你的媚眼飞的都快弹起来了。”


“你们胡说什么!我怎么会——”


“——我不认为一个对对方没意思的女孩会在和对方说话的时候露出胸口或者凑得那么近。”Natasha耸了耸肩,“更别提让对方摸自己的胸了。”


Clint继续接过话:“就是说,承认吧铁罐,你早就喜欢Cap喜欢到说话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往他身上贴的程度了。”


“我——那、那是——我……”Tony气的满脸通红,她要怎么才能跟队友们解释说她那样做都是为了在谈判中利用女性的优势给对方无形的压力迫使对方答应自己的条件?如果说了实话,就相当于对复仇者们说“Hey伙计们我那样做是为了把你们重新拎回纽约折磨你们一顿而已”……不不不不能这样说,Tony看着Natasha锐利的眼睛打了个寒颤,但是如果不说这个理由,她之前的行为……实在是太容易让人误解了。


毕竟,连她变成女人之后第一次见到Steve Rogers时说的都是要操他……


这实在是太可怕了!!Tony捂住了自己的脸,自变成女人以来不断觉得自己拥有了无尽的优势的钢铁女侠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自作自受,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什么叫自己挖坑自己跳。


“所以说……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复仇者唯一的良心Peter Parker弱弱的发问。


Tony立马用看见救星一样的眼神看着Peter。


然后小少年在她那赤裸裸的眼神里,不出意外的怂了:“不管发生了什么……我想……Captain一定有他的原因……”


Tony痛心疾首,觉得自己这么多天白疼这个小白眼狼了。


“只是一个误会。”美国队长换上了他最擅长的正义の颜,“我在和Tony谈之前那个问题。Tony被SI高层逼婚确实很苦恼,而我很想替Tony分担。我不想看到她一个人烦恼,我只想说,如果需要,我随时可以提供帮助。”


以Clint为首的在场男性复仇者都露出了“我们懂”的猥琐表情,在大家都默认了他和Tony有“那一层关系”之后,这些原本正常的话听起来也变得无比暧昧。


而除Tony外唯一一名女性复仇者Natasha更是一语中的:“刚才你们就是为了这么简单的事闹成这样?”


“等等!谁说我——”Tony还想做无谓的挣扎,但是立刻被打断了。


“拜托,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什么事不能上床解决?”自认为自己是个(结过婚的)老司机的Scott找到了机会秀了一把幽默感,随即得到Tony一个眼刀。


复仇者们一哄而散,非常有默契的把空间留给了他们眼中的这对“love birds”,Clint和Scott临走时还朝Steve比了比大拇指,气的Tony想用掌心炮轰人。


好气哦,好想打架。


作为一个行动派,Tony的脑子里这么想的时候身体也这么做了,她跳起来扑倒了还保持一脸正义凛然的Steve,然后气的张口就咬在他的脖子上。


“Hey!Hey!Hey!Tony你冷静一点!”Steve顺势倒在地毯上,用手护住了Tony以免她摔到地上,“别那么用力……会被你咬破的!”


话音刚落,脖子上配合的传来一丝疼痛,Steve无奈地叹了口气:“好了Tony,别闹了,快下去。”


两个人纠缠了一阵,Steve觉得现在这种情况越发不妙,Tony只知道像个红了眼的猫一样又打又挠,根本没意识到两人现在的状态有多暧昧——她当然不知道,她潜意识里还认为自己是男人呢——直到混乱中Steve想推开她的手精准的按到她的胸上。


Tony低头看了看稳稳地托在自己胸前的那双手,暗暗啧了一声,她坚持认为她的D罩杯是不可能一手掌握的,无奈Steve手大。


等等,现在好像不是感叹手大的时候——


“把你的咸猪手拿开!!!”女性的潜潜潜意识终于成功初始化,Tony尖叫了起来,“不许碰我的胸!!!”


Steve觉得很委屈:“在瓦坎达的时候你不是主动让我摸过么……?”


Tony狠狠瞪了他一眼:“从现在开始只有我自己可以摸!!”


说完,她站起身准备走,Steve连忙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但是Steve使用的力道还停留在Tony是个男人的时期,现在对一个女孩来说,这个力道足够她一个不稳跌倒在自己身上。


“操!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虽然被Steve护住了头部,没有摔到,但是Tony还是极端不爽地踹了他一脚,连爆了好几句粗口。


“Tony听我说!”Steve赶紧护住她不让她乱动,“我很抱歉内战的时候对你做的一切,我很抱歉这些天总是和你吵架,我也很抱歉刚才在大家面前摆了你一道,但是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想帮助你!因为早在内战之前,在你还是个男人的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你到无法自拔了!内战之后我害怕你再也不会回到我身边,所以当你以女性的身份出现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觉得是上帝在眷顾我。Tony你不会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也不会知道内战之后我有多痛苦,在瓦坎达的日子里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给我放手。”钢铁女侠似乎对美国队长一长串的告白毫无反应,她瞪着大眼睛狠狠地看着Steve:“你他妈那根东西都顶到我大腿根了混蛋!”


“不行Tony,我必须把这些话跟你说清楚!”Steve的脸一下子红了,但是这位曾经腼腆的金发青年不但没放手,反而搂的更紧了。


Tony一把推开了他的脸:“走开,大兵!”


“不,Tony,我是真心的——”Steve不依不饶。


“你给我放手!”Tony根本推不开那双搂着自己的强壮手臂,她深呼吸了一下,抬起脚狠狠地踹中了Steve的裆下——


“走开!老子他妈的今天痛经!!”






痛经的女人绝对不能惹。——Steve Rogers。






当Steve衣衫凌乱一脸潮红的从Tony的房间走出来的时候,被“恰巧”路过的Peter撞了个正着,小少年傻笑着和他打了招呼然后风一样的跑开之后三分钟,整个复仇者联盟都知道了他们的领队美国队长在钢铁女侠的卧室里发生了不可描述的激烈的事情。


只有Steve和他隐隐作痛的小兄弟知道,他俩其实什么都没发生,毕竟Tony吼完了那一嗓子之后就突然开始嚎啕大哭(感谢房间隔音效果好),而他只好撑着很痛但是并没有消下去的小帐篷搂着Tony安慰她到半夜。


之后虽然Tony擦擦眼泪揪着他的衣领就亲了过来,虽然他俩亲了个干柴烈火,但是Tony并没有和他滚上床,良好的女性生理卫生知识告诉她,经期不可房事。


好气哦,但还是要感谢Pepper。






第二天,钢铁女侠Tonia Stark的男朋友真身是美国队长Steve Rogers的消息不胫而走,比Tonia Stark在床上窝藏三个男模还要劲爆的消息无疑是Tonia Stark在床上窝藏了一个美国队长。这个小道消息在一夜之间横扫了各大媒体,西方记者Peter Parker深藏功与名。隔天的早上,各大媒体和报纸都在疯狂传播这条新闻,阵势宏达得就好像英国王储终于登基或者日本皇太子妃终于生儿子了。


复仇者们均表示对这个爆料不感到意外,毕竟在Tony变成女性之前他看Steve的视线就能把Steve来来回回扒光好几次,而Steve就更不用说了,自从内战之后就一直低气压到昨天晚上,鬼知道在瓦坎达面对这样的领队时复仇者们经历了什么。


另一边SI的老狐狸们半喜半忧,喜是因为他们觉得他们大概能获得一个安稳的,成熟的,有担当会收敛的董事长;忧是因为他们的董事长似乎没有选择一个符合他们期望的“无所事事但是花里胡哨”的富家子弟,这样即便他们在董事会上欺负董事长,董事长的老公也不敢怎么样,可是现在面对美国队长那正义的方下巴和健美的胸肌,谁还敢欺负董事长?


作为当事人的Steve Rogers倒表现的很淡定,被复仇者们围着询问的时候也只是微微笑笑,就端着做好的早饭去Tony的卧室了。


复仇者们聚在房间外面偷听,几分钟后屋内传来了砸杯子扔盘子的声音和一声怒吼——


“给我把这杯橙汁倒掉!我他妈不能喝冷的东西!!Steve Rogers你是不是蠢?!!!”


很快,好队长带着歉意的声音传来:“对不起Tony我不知道……我从没照顾过女孩子……”


“你除了道歉之外还有别的可说的么?!”


“额……那你多喝点热水?”


“滚!”






后来,他们顺理成章的结婚了。


在Steve成为一个五讲四美的好男友之后,在Tony终于里里外外适应了她女性的身份之后,当然,也在Steve终于有机会把这个平日里趾高气扬的女侠客按在床上好好“疼爱”了之后。


他们办了一个非常符合Steve的复古式婚礼,一切都散发着上个世纪的绅士般古朴典雅的气息,尽管他们结婚的理由不但不古朴,反而非常符合Tony这种新新人类:奉子成婚。


第二性别判定在一定程度上会重构人类的身体,所以当了几十年男人的Tony变成女性时,也拥有了一个崭新的女性身体。这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当她接纳Steve准备来个火热之夜的时候——下一秒她疼的哭了出来。于是火热之夜出现了一点小插曲,还好之后在Steve的安慰和坚持下,Tony觉得这一晚过的还不错。


钢铁女侠Tonia Stark穿着一身高雅的婚纱站在神父面前,虽然她并不信教但是Steve坚持要按照自己的宗教信仰走程序,Tony拗不过他只好照办了,天知道她有多期待搞一个水上party型的露天婚礼。


只可惜在他们的关系里Steve占了主动权,在Tony还是个男人的时候他俩也许还能打一架决定谁听谁的,但是现在Tony是个女孩,她知道只要她稍微嘚瑟一点,这个人面兽心的大兵就会把她扔到床上蹂躏她直到她怀孕。别问她是怎么知道的,问她肚子里的小兔崽子吧。


Steve在神父的面前笑得很腼腆,只有Tony知道他在床上一点都不腼腆。神父絮絮叨叨说了一堆,Tony已经开始不耐烦了,她的思绪开始乱飞,想到了自己还是男人的那些日子,想到了第一次成为钢铁侠的时光,想到了第一次见到Steve的画面……


Steve悄悄碰了碰她的手肘,她立刻回过神来——


“我愿意。”






——End。






彩蛋:


SI的老狐狸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结了婚怀了孕的Tonia Stark非但没有按照他们的想法变得稳重安静会收敛,反而变本加厉得难对付。怀孕的女人本来脾气就难以捉摸,何况钢铁女侠怀孕之后为了排遣无聊,开始乐于折腾他们消磨时间。


“你们知道的,以前对我说的那些话够我告你们一百次性别歧视。”Tony挺着肚子坐在椅子上摇啊摇,旁边Steve在给她扇扇子,好好一个女总裁此刻十足的恶霸形象。


“毕竟我现在是个女人……”Tony抬起眼睛看了看自己的指甲,“而这里,是个政治正确的国家。”


老董事们一个都不敢说话了。


好气哦,但还是要向黑恶势力低头。

【盾铁/内战后】Hole in the chest-心伤(中)

索科威亚废铁处理站:

奥运结束了,这段时间都在欢乐的看奥运,这种放飞的心情啊~啊~


不行我要严肃一点……




上篇: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eac67d




文案:


某一天Steve突然获得了能看到队友们的心伤并将这些心伤具象化为胸前伤痕的能力,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Attention:


队3内战后。


含涂鸦配图。






正文:


“Tony……你……你还好么?觉得疼么?”


“……啊?”


一早的餐厅里,复仇者们目击了诡异的一幕,他们的领队美国队长用一种仿佛捏着易碎品一样的表情看着钢铁侠,两只手不自然的向前伸,似乎处在一种想一把抱住对方但是又不敢出手的矛盾中。


和整个人都僵住的美国队长相比,钢铁侠显得自然多了。见对方不回答,他无所谓的抬了抬眉毛,露出一个程序化的笑容,然后绕过了挡在自己面前的金发大个子,伸手去拿火腿吐司。


“Tony!”金发大个子立刻跟了上去,“Tony你真的没事么?不会觉得疼么?”


“Cap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Tony Stark耸了耸肩,“不过可以告诉你,我虽然熬了一夜但是直到现在我依旧状态良好,没有任何不良反应。”


“不Tony,我说的不是那个,我说的是你——”Steve顿住了,他看了看周围的复仇者们投来的奇怪目光,猛然想起大家看不见他所能看见的东西。


复仇者们站在他身边,Steve能清晰地看到他们胸前的痕迹,那些伤痕随着他们的呼吸一起一伏,只有Tony胸前的那个大洞,连呼吸的痕迹都消失了。


Steve的心在那一刻狠狠地揪了起来,他抬起头,发现面前的Tony还在用一种莫名其妙的表情看着他。


“抱歉……我、我有些激动了……”Steve甩了甩头,逼自己不去看Tony胸前的大洞,然后他将视线锁在Tony那双棕色的大眼睛上:“Tony……我……我能不能……抱抱你?”


Tony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从疑惑渐渐变成了为难,但是很快他天生的社交细胞开始起作用,这个小胡子富豪挂起了一副笑盈盈的表情,向拘谨的大兵伸开手臂:“当然。”


他尽其所能的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让自己看上去自然又放松,但是当Steve搂住他的时候,强化士兵四倍的触感可以清清楚楚的感觉到手臂下搂着的肩膀在微微的颤抖。


Steve自嘲的勾起一抹苦笑:Tony在抗拒他,甚至在被抱着的时候Tony都在尽量不着痕迹的避免和他身体接触。


他们依然置身在西伯利亚的风雪中,明明两人近在咫尺,却隔着看不见的冰风和暴雪。






当晚,Steve做了一个可怕的梦,他梦见自己回到了超级英雄内战期间,他看见自己在玻璃室里和Tony争吵,那时候的Tony的胸前密集的布满了伤痕,像一块内里早已断裂破碎,仅靠外皮堪堪连接的钢筋混凝土块,而他们每争吵一句,那些伤痕就增加一条。


在第三人视角的Steve看来,就是他自己每说一句话,都会在Tony伤痕累累的胸前再加一道疤。


“住口,Steve……”他对那个和Tony争吵的自己喊道,“住口!别说了……别再伤害他了!”


眼前暂时性的黑了下去,画面颠簸了一阵,等他再次恢复视力时,他看到了西伯利亚的冰天雪地,视野里的自己举起盾牌,冲着Tony那就快要支离破碎的胸口狠狠地砸了下去——


“不!!住手!!!!”他冲梦里的自己大喊道,可是那个自己根本听不到。


一声响亮的破碎声之后,他看见Tony那被无数伤痕分割成碎片的胸口在盾的打击下破裂开来,那些纵横交错的伤痕将他的胸口粉碎,化作破碎的冰渣落了一地,待雪雾和灰尘散去,Tony的胸口处只剩下一个巨大的空洞。


绝望、伤痛、愧疚和痛苦在一瞬间涌了上来,将他彻底吞没。


Steve几乎是惊叫着从噩梦里醒来,胸口疼得厉害,他低下头,发现自己胸口又多了一条极深的刻痕。他伸手摸了摸那条新的伤疤,当他的手指不断摩挲着纹路的时候,噩梦里的场景便不停地重复出现。


Steve感到一阵巨大的悲恸向他袭来——


复仇者联盟成员多多少少受过一些心伤,但只有Tony Stark的胸前破了一个大洞。


——那个洞,是他亲手砸穿的。







美国队长Steve Rogers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失眠的,天刚擦亮,他就睁着那双毫无睡意但是充着血的眼睛从床上爬起来。


走过静悄悄的厨房,他在餐厅里看到了被晨曦镀上一层金的Thor。


爽朗的神笑着和他打了招呼,说自己玩了一夜的电脑游戏,现在肚子饿了,想找些吃的。


Steve没有兴趣关心这个玩心太重的神打通了多少关,他表情严肃的坐到了Thor的对面:“Thor,我需要……和你弟弟谈谈。”


雷神前一秒还笑嘻嘻的表情一瞬间凝固了。


似乎是看出了Thor的担心,Steve拍了拍他的肩:“放心,我不会伤害他,况且和他接触的时候比较吃亏的是我,毕竟……他会魔法。”






踏进Thor的房间时,邪神Loki正背对着大门,站在窗前。


听到Steve走进,Loki并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你看到了?”


Steve眯起了眼睛:“告诉我这是假的。”


Loki笑了起来:“不,这是真的,真实存在的哦。只不过能看到的只有你一个。”


“那……有什么办法能够……能够挽回么?”Steve的眼神暗了下去,他吸了几口气,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至少 告诉我……这是可以挽回的,哪怕、哪怕你也不知道挽回的方法——”


“——我知道哦。”Loki转过了身,面对着Steve。


美国队长震惊的发现这个无恶不作的邪神胸口也横七竖八的挨了不少伤,这些狰狞的划痕暗示着这个从小被抱养来的冰霜巨人惨淡的童年和内心的痛苦与煎熬。


“这里。”Loki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曾经也有一个洞。”










Loki的经历就像很多市井小说里描写的,一个孱弱的小孩在尚武的环境中不断挣扎的故事,血缘的差异,亲族的仇恨,同类的不信任,他在父亲和兄长的忽视中一步一步走向偏执和疯狂,最后在彩虹桥上父亲那一句“No,Loki”中万劫不复。


大大咧咧的Thor恐怕从未注意过Loki敏感的内心,他搂着来自地球的女朋友的肩出现在Loki面前,然后亲眼目睹了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邪神胸口一点一点崩塌,在胸腔的正中央形成一个空洞。


族群之仇、血缘之恨不过是个借口,拨开一层一层的伤疤,最终站在他面前的依然是当年那个惶恐不安的、弱小的男孩。


“后来呢……”Steve低声问,“你的胸口……是怎么复原的?”


“Oh~大兵,我还以为你能猜出来呢,毕竟问题的答案非常庸俗……”Loki用不屑的眼神瞟了瞟眼前这个灰暗的美国队长,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相爱。”






Loki带着讥笑和鄙夷离开了,留下Steve一个人对着空白的墙发呆。


相爱,一个全人类都津津乐道的词,一个能在电视上车轮战一般从早上轮放到凌晨的主题,一个恶俗的、被全世界的人挂在嘴边的词。这个词说起来是那么轻松,那么简单,仿佛这是刻在人类本能中的遗传技能一般。


可是真正的相爱谈何容易,他当然爱Tony,他可以很爱很爱,可是Tony呢?Tony要怎么爱他?


——Tony连心都没有了。






TBC

【铁人相关】个人作品归档

Paradox:

*未标注的属于完结坑,未完结会说明


 


首先All铁向(我的all铁向一般包含贾尼,盾铁,虫铁,后面有奇异铁和灭霸铁):


【all铁】我们不在那(cp包含贾尼、盾铁、虫铁)


这个本子的四刷还在预售,还有五天就结束了~链接走这


【all铁】你们的幽灵


【all铁】未言之言(含灭霸铁)


【all铁】沙雕脑洞《格林童话》第一弹小红帽


 


 


主产贾尼:


【贾尼】never change(土味名称:老贾找sir传)


第二部(虽然未完,但也扔上来,等有生之年填)


【贾尼】复联无限求存录(复联众被扔进无限恐怖的故事)


 


【贾尼(刀)】我是他的铠甲(上)   (下)


 


【贾尼(童话糖本)】就是一个小童话(因为是和斓宝合出的一个本,之后等我找到原稿找机会放出来,哈哈哈)


 


【贾尼】有话与你知  (原名:叫jarvis更好,一个由开一发车,到开两发车,再到想写个正剧,再到唉没人看先扔着的坑,道歉...)


 


【贾尼(银翼杀手2049AU)】带你到这世界  (这是篇热度最低,但我个人最喜欢的一篇贾尼....个人认为银翼的门槛有点高,再加上我笔力有限,也许不知所云呢!)


 


盾铁向


【盾铁(为了酸爽而刀,别介意)】一日之寒


【盾铁】抱枕只能抱不能靠 (二逼糖饼)


【盾铁/桃糖】我确定,我的脑子进了什么东西 (属于写完了所有想写的,RPS写不下去而坑,抱歉)


 


虫铁向


【虫铁】年少不说深爱 (虽然被吐槽,但我也很喜欢这篇)


【虫铁(糖)】恋爱可行性分析


【虫铁(糖)】给我你的手


【虫铁】背德PWP(古希腊文化AU)


 


基本上我漫威圈就这些粮了,身为一个低产户,我已用我全部的热情发光发热了,站RDJ一百年!


 

🌸翠花儿酥:

有小可爱想看后续,本来是没有的,硬想了一个,满足一下,但是并不好吃_(´□`」 ∠)_, @北离笙   @鳄🐊🐊 ,还是爱半夜画画(无奈)

🌸翠花儿酥:

先祝各位万圣节快乐!🎃👻🎃
最后一张图没有AA,因为实在加不进去了T_T,所以将就看了嘛,反正也是赶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就酱!爱你们!mua~

【扫文】

扫文记录:

Thing That You Want by:郁闷的猜猜猜
托尼被九头蛇洗脑了,复仇者们把他带了回来,但问题是,他们要如何才能让托尼相信他们?
这个托尼太带感了。
红区。

LOFTER官方博客:

#LOFTER热爱者# 国内首部漫威饭圈纪录片“不负英雄梦”惊喜发布~不论是用同人作品表达热爱与自我的COSER子元/阿祖/rock /黑桃太太,还是漫威百科全书式存在的红盾局长克里斯,或是如今漫威中国英雄的职业漫画作者keng与棍记,他们在这里共享热爱,像自己所爱的超级英雄一样,绽放着自己的光芒。在LOFTER,发现漫威超级英雄以外的粉丝世界~


【盾鐵】shatter(一發完)

莫澄:

Steve掙扎著從夢中驚醒。




他還喘著粗氣、冒著冷汗,睜大了雙眼瞪著天花板。而陽光從落地窗上的薄紗窗簾後灑進溫和的光線,床頭鬧鐘的滴答聲在寂靜的房間裡顯得特別突出,Steve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意識到自己還躺在蓬鬆柔軟的被窩裡。




夢境裡的絕望太過於真實,他又閉上了眼睛,等待呼吸平復下來。




「嘿,Sweetheart?」




耳邊響起熟悉的聲音,Steve轉過頭去,看見他的丈夫側著身子,撐起腦袋看向他。上帝,他的丈夫,Tony,此刻半睜著他朦朧的眼睛,沙啞的嗓子裡帶有點尚未清醒的睏意,臉上還印著睡痕,一搓捲髮亂糟糟的塌在額前,整個人懶洋洋的窩在棉被堆裡,鮮活而美好。




Tony背著落地窗,在陽光裡簡直融成了所有Steve生命裡的值得被歌頌的一切。而Steve的咽喉裡卻發出一聲破碎而乾啞的哽咽,接著他幾乎是迫不及待的伸出手,將Tony攬入懷中。




「上帝啊,你在這。」金髮男人將頭埋進愛人胸前,感受貼著的胸腔裡沉穩有力的心跳。他知道自己甚至還有些顫抖,對此,Tony只是張開手環抱住Steve,將輕吻落在丈夫頭頂的髮旋上。




「我做了個夢,不怎麼愉快。」Steve的聲音悶悶的從Tony胸口傳來,說話的同時能感覺到他棕髮的愛人用手輕輕的在他背後劃著圈,像每次他從惡夢裡醒來時一樣,「事實上這個夢糟透了,那是一場……非常艱難的戰爭。」




「……很多人都死了,不管是無辜的平民或軍人。而我們都盡力了,Clint受了重傷、Thor失去了一隻眼睛,還有Falcon,他的飛行器在空中被擊中,我甚至都無法確認他的生死,」即使已經清醒,可夢裡那些場景一旦Steve想起依然覺得後怕,他將摟著Tony的手收得更緊,斷斷續續卻堅定的說下去。「……但最可怕的是,」




「你在我眼前消失了,Tony,」他說著話的聲音都夾雜了一絲鼻音和不穩,「像化成灰燼那樣,一點一點的在我眼前消失了。」




Steve克制住紅著的眼眶裡欲墜的眼淚,卻沒有等來丈夫安撫的親吻和一句「沒事了」,相反的,Tony將他從自己懷裡推開,退到了床沿。他還沒能回過神來,卻發現Tony的模樣迅速的變成了另一個樣子。




眼角周圍大片的烏青,鮮血慢慢的從額前的瀏海中流下,他身上的戰甲破損不堪,已經熄滅的反應堆中央橫著一道巨大而刺眼的裂縫。Tony看向他的眼神不再是每天早晨醒來時對視的柔軟與愛戀,那雙讓他著迷的眼睛裡只剩下了冷漠與空洞。




「你說的消失,」Tony舉起手,失去了戰甲的包覆,Steve能清楚的看見他那靈巧而充滿創造力的手指,正以可怕的速度碎成一片又一片的碎屑,像落葉又像燃燒後的灰燼,消散在空中。




Tony像是渾然不覺得不對勁,翻著手掌端詳著逐漸飄散的指尖,然後舉著只剩下掌心的右手看著Steve。「是像這樣嗎?」




房間裡的景色突然之間快速的消退,不過就一個眨眼,Steve發現自己已經身處在寒冷的雪地裡,Tony站在他對面幾步之遙,還是那個漠不在乎的眼神,卻幾乎消散得剩下半個身子了。




等到Steve終於跑到Tony跟前,卻還是沒趕上那些灰燼落下的時間,他伸向前的掌心握了個空,只有一個碎片飄到了他的手背上,像雪花融化一樣的消失無蹤。




在眼角的淚落下之前,Steve重新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再次睜開眼,第一個進入視線的是另一張椅子上牢牢盯著他的Natasha。房間裡沒開燈,唯一的光源從她身後的窗縫裡洩進來,Steve看不清Nat的表情,可女特工的雙眼在黑暗裡還是顯得咄咄逼人。




Steve避開了Nat審視中參雜一絲擔憂的眼光,從椅背上直起身來,將臉埋進了雙手手掌之中。他看起來肯定糟透了,他甚至不敢確定自己恍惚中到底有沒有喊出什麼不該說的東西。




「Cap,我們該走了。」




Nat最終只是收回目光,抬起下巴點了點窗外。Steve感謝她的關心,而此刻他更感謝她的沉默。他揉了揉眉心,探過身子往一旁的窗戶外望去。




他們在蘇格蘭愛丁堡的一間小旅館裡,房間窗口正對著底下石磚鋪的馬路,在街上溫黃的路燈下,Wanda和Vision並著肩從旅館大門離開。




暖黃的光線在夜裡看起來正巧適合戀人溫存,Wanda貼近Vision時彼此自然而然牽起的手,走路的步調慢得像是寧可就這麼走到天荒地老。Steve扶著窗框,注視著他們的背影,卻只是覺得愛爾蘭的秋天已經冷得滲人。




直到他們坐上昆式戰機,飛往紐約,這身寒冷始終都沒有褪去。這場架打得狼狽極了,所有人各自窩在一個角落裡默不作聲,Wanda將頭抵上椅在懷裡的Vision,低微的啜泣聲完全無法被掩飾。




而他說出"Go home"的時候心底沒來由的一陣慌張。







他又想起方的夢,還有被他摘下的、串成鍊子掛在胸口的戒指。小小的銀環藏在早就磨損不堪的制服底下,在每次打鬥中總是磕得他生疼。Steve伸手將鍊子拽出來,捏在手心,強迫自己什麼都不要去想,不去想那個夢境、不去想電視裡新聞播報的失蹤、不去想每一封石沉大海的簡訊、不去想──




可這兩年來他就沒成功說服自己過。他掌心還死死握著他們的結婚戒指,卻可笑的要求自己不去想有關Tony的一切,說起來連他自己都欺騙不過。




Steve還抱持著哪怕一點的希望,這就夠了,足以成為堅持他走下去的信仰。




這支撐著他的信仰,一直到在瓦干達,同伴們在他眼前一點一點碎成塵埃飄散,夢境裡的畫面一下子前赴後繼將他淹沒,Steve抬頭望向天際,好像一下子穿越了瓦干達的艷陽與愛爾蘭的秋夜,穿越紐約的降雪與馬里布的夏日,再次深深沉入了北極洋的堅冰裡頭。






END


把之前只有前半段那篇刪啦,


打上END自己也有些糾結,可是這個故事我也只能寫到這裡了。


一開始就沒想好結局,原本只是想寫第一段Steve的噩夢,


後面怎麼寫怎麼覺得說不過去,只好讓故事在這裡暫時結束。


但我想,他們還是會見面的,冬天總是會過去的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