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雪晚

自留地,毒唯,变态,万年冷CP体质,混乱中立, 热爱爬墙,不要评论,最好不要关注,都是转载,关注我不如去关注tag或者原太太。

【霜铁ABO】Contradiction–Lightness (pwp)(中)

喵迩纯:

*Contradiction系列的中篇。


*没什么可说的,就是一碗pwp过节吃肉


*CP霜铁,A!Loki/O!Tony沉迷把妮妮操丄到满脸眼泪失控喷水




*时隔两个月终于被记起的跨年坑系列,2017的第一口福利必须要写给我们洛基(老脸一红. jpg),祝食用愉快!






*丢在太平洋的上篇触手play走:【霜铁ABO】Contradiction–Darkness(pwp)(上)


http://nancyhiddleston.lofter.com/post/1dd73efc_ca9de27








——————————————








【霜铁ABO】Contradiction–Lightness (pwp)(中)








“我是如此思念着您,我的主人,这渴慕让我的灵魂都为之疼痛,我该为我这样失礼地直视您的容颜而忏悔——但您是那样的惹人无法移开视线……”


“伟大而仁慈的主人啊,恳求您宽恕我这些天的不辞而别,这并非是我对您心意的冷却,您最忠诚的仆人无时无刻不渴望着匍匐在您的脚边,只是、嗯啊——”


 




“是您吗?”Tony虔诚清越的声音响彻在午后的神殿,一股浓郁而纯粹的光明元素忽地涌入他的身体,调皮地游走在他的四肢百骸,激起战栗般的快丄感,Tony祈祷的声音因这异样的刺丄激而中断,“呜、是您在赐予我恩典吗,我的主人?”




回应他的是又一股欢快涌入的光明力量。






世人见所未见的纯净元素就那样仿佛是什么不值一提的东西般流淌进Tony的经脉,泛着金色光芒的小粒子不约而同地朝着他的下腹奔涌,宛如微弱的电流挑丄逗着大脑皮层敏丄感的神经,汇集的酥麻让Tony呜丄咽着匍匐在神像腿上软了腰。


午后静谧的供奉殿里不觉间竟已丝丝缕缕萦绕起Alpha侵丄占征服的强势气息,夹霜带雪般的熟悉冷香从四面八方侵入他的毛孔——这个不久前在他灵魂里钉下烙印的味道不可抗拒地唤醒着他身体里对于情丄欲的记忆。




“…Ikol、哈…”








老路微博长图上车:


http://wx4.sinaimg.cn/mw690/0064QzQSly1fbb7ixiao6j30ricpoqv6.jpg








TBC




1 Jan 2017


喵迩纯






新年快乐!我的小可爱们!很高兴我在2017年也有你们作伴一起前行(啾)♡


下篇传送门走:http://nancyhiddleston.lofter.com/post/1dd73efc_fe53878

【待授权/伪科普】ABO男性生殖系统剖面图

摸鱼儿:

原作来自tumblr(链接见评论)


之前答应朋友会找一找生殖系统的图表,不知道这个算不算w


总之新年来混更,有任何汉化的问题请告诉我!


Alpha:






Omega男性:



(secondary secum sack不确定ToT)







如果有对ABO的伪科普感兴趣的,欢迎继续戳


 【翻译/伪科普】关于ABO世界观的一种遗传学解释(第一章)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AU. 11

小雪人,喜欢我:

托尼对来自觊觎他的公司,或者觊觎他Omega性别的人的恶意充耳不闻,因为他忙着调查九头蛇,他坚信九头蛇是一个真实存在的组织,即使从没人见过或者听过这个组织的任何成员。但是,他是托尼,这就意味着他永远不会放弃,也有足够的手段去达到他的目的。


而史蒂夫,依然会帮他,可是,最后的结果却不是所有人都希望看到的。史蒂夫逐渐发现,种种证据都指向实验当时军方的负责人以及史塔克工业的内部人员。


史蒂夫犹豫着,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做才是最好,他不希望托尼在失去父亲以后又要面对至亲之人的背叛,可是,他也绝不能容忍托尼对于他身边意图伤害他的人毫无所觉。


所以,他用加倍的时间陪在托尼的身边,而托尼大多时候,根本察觉不到的存在。他有大把的时间,看着托尼,听着他小声的嘟囔,看着他无意地伸出鲜嫩的舌头舔一下嘴唇,他想抚摸托尼乱糟糟的卷毛,想把脸埋进托尼的后颈,想毫无间隙地贴在托尼线条优美的后背,抚摸他的脊椎,他柔软的腰肢,和他圆润挺翘的臀部,以及,让他向往的密处,还有托尼的气味,甜美的气息让他硬的发痛。


不,这不对,史蒂夫抓住自己涣散的思维,他没法否认这个,他常常盯着托尼看,但是绝不是像今天这样,带着这么多冒犯的念头,起码没有这么多。


史蒂夫看着前一秒钟还在工作台忙碌的托尼歪倒在工作台上,小小的一只蜷缩起来,而史蒂夫的靠近让他更加防备的环住自己。


“托尼?怎么了?让我帮你!”


“不,你别过来,”托尼勉强撑起自己,抗拒史蒂夫的靠近,“你的味道,你自己闻不到吗?”托尼的声音近乎娇嗔。


史蒂夫回过神来,该死,都怪今天九头蛇的事让他心烦意乱,让他竟然忘了抑制剂。他慌忙掏出班纳博士给他的小药丸,吞了两粒,感觉自己的呼吸渐渐平静下来。


而托尼,感觉围绕着的富有攻击性的alpha气味逐渐散去,慢慢的回复了神智。


史蒂夫扶起他,把他安置在沙发上。


“托尼,我,,,”
“等一下,”托尼还款胡乱地挥挥手,“史蒂夫,坦白吧,小个子beta什么时候变成了alpha,还有,你吃的是什么?”


史蒂夫压制住他的挣扎,让他舒服地躺在他的臂弯,等着他呼吸逐渐平静下来,
“托尼,我不是有意瞒着你的,你记得我在你身边做助理的时候有一天没过来吗?那是因为我在那一天变成了alpha。”


“但是,,,”


“我知道,托尼,”史蒂夫打断他,“我知道你想问你为什么会什么都感觉不到,那是因为我去班纳博士那里,他给了我这个,”史蒂夫把那个小瓶子展示给托尼。


托尼把玩着那个小瓶子,眉间的疑惑还是没有消退,


“我不明白,史蒂夫,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史蒂夫认真地看着他,郑重地说,
“托尼,我只是想陪在你身边。”
“可是,这跟你是,,,我明白了,老派的绅士,哈?”托尼嘲讽地笑了笑,然后挣扎着离开史蒂夫的怀抱,
“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托尼,我,,,”
“放开我!”托尼漂亮的大眼睛红了,他用力地瞪着史蒂夫,史蒂夫觉得那片琥珀似乎随时会滴落下来,灼伤他。
“史蒂夫,你真是伤透了我的自尊,你明明知道,那天我和巴基上了床,你最好的朋友,巴基,可是你,你却这么做,你让我怎么,,,”
你让我怎么接受这些?


“托尼,这不是,这是我自愿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好吗?你本来,你值得最好的,而我,是个大傻瓜,我知道怎么做才能对你最好。”


“史蒂夫,这不值得,我现在这个样子,根本没法给你任何回应,你才是那个值得最好的人。”


“不,托尼,你知道的,从一开始到你身边,我从来没有想过在你身上得到什么,我只想要你是你自己,我只想要你快乐,可是,我却没能做到。


托尼脸上的表情逐渐柔软下来。


“对了,”史蒂夫的表情突然严肃,“我今天来,主要是告诉你一件重要的事,但是,我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只是我觉得,你有知道真相的权利。”


“我查到九头蛇,可能和军方,以及史塔克工业的高层有关。”

【锤茶Ryandrew】HEAT(4P,换妻play,ABO,PWP)

Endless:

配对:锤子/甜茶,RR/Andrew


警告:涉及甜茶/加菲,锤子/加菲,RR/甜茶


设定:ABO世界观,锤子RR是A,甜茶加菲是O,RPS的平行宇宙?反正两位攻没有结婚没有孩子什么都没有。


总而言之这就是一个双O发情然后四个人在酒店房间里大搞特搞的PWP,没有下限,极其无耻,所以请看清楚警告自觉避雷。




正文12350字纯肉所以走链接:


AO3  请戳我


微博   请戳我




——


昨晚看完CMBYN的小说后一晚上没睡好,然后今早?莫名其妙地有了这么一个脑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它就这么出来了。


本文赠我老婆 @kori 和我的三 @杜三三 ,如果没有她们我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把这么羞耻的一篇文写出来的。


最后因为关系太混乱不会打TAG就干脆不打CP TAG了,能看到这篇文算我们有缘分吧。


感谢所有戳进来阅读的小天使们,爱你们MUA!

七尘喵痴汉力世界第一:

【土豪组】同调 ABO互攻
O!Bruce/O!Tony
大写的ooc!就是想看两个Omega美人一起解决发情期,大概是互受也说不定(?)
冷冻金枪鱼文笔!小破段子合集
以上都ok的话文走连接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81942579944290
点不开的话戳评论一楼

【原耽】一辆破车要什么题目(兄弟,年下,ABO,PWP)

Endless:

配对:Jimmy/Andy


设定:兄弟,年下,ABO,Possessive Jimmy,Light slutty Andy


警告:DIRTY TALKS,BLOW JOB,ROUGH SEX,SEMI-PUBLIC SEX,MULTIPLE ORGASMS,总而言之就是一个惩罚play




说明:


梗来自于我今早的一个梦,因为画面太香艳、感觉太真实所以我决定把它写出来过过瘾。




哥哥是比较软的性格,体格修长但不纤弱,梦里面看不到哥哥的样子(因为当时我在他脑子里),但醒来之后我觉得这种性格的男孩子就应该是棕色头发大眼睛的,可能因为我喜欢的受基本上都是棕色头发大眼睛(参见唐尼和小加菲),于是很不要脸地用了Andy这个名字,但他不是加菲不是加菲不是加菲。




弟弟是身材很强壮、性格很霸道而且占有欲控制欲超级强的Alpha,和哥哥有比较明显的体型差,超级爱讲脏话和下流话,就喜欢各种欺负哥哥。Jimmy这个名字是梦里哥哥叫的,所以就直接用了。模样大概是暗金色的板寸头,五官很刚硬还带着点危险感的样子。




另外文中涉及两人的妹妹,好像叫Mary还是什么来着,负责帮两人录像,但当然很快就被赶走了。




因为这个设定跟我萌的CP都对不上就直接上原耽了,这篇文只是单纯地用来满足我自己而已,但依然感谢愿意戳进来的小天使们。






正文:


几乎通篇车所以走链接


AO3  请戳我


微博  请戳我




——


碎碎念一句写完这篇文之后感觉真的超级爽,以及这个梦应该是今年除了我和媳妇 @kori 亲亲抱抱的那个梦之外让我感觉最爽的梦了,当时在梦里虽然没有明显感觉到信息素的存在但压迫感是有的,而且哥哥明显过度兴奋了,两条大长腿真的不停地在夹紧弟弟的腰,而且小腹持续紧绷着有明显的性快感。另外妹妹那些摄像机在两人周围转来转去就忙着给哥哥拍特写的样子也真的是超可爱但又超欠揍hhhhh


总之非常感谢愿意点进来阅读的小天使们,祝你们也能梦到这样活色生香的梦!(被打)

【盾铁】Fatefulness (命中注定)ABO 5

小叶子:

第一次重逢。

就……也不太愉快反正╮( ̄▽ ̄"")╭

——

实际上Tony没有等那么久,他连三秒都等不了,故作冷静并不能掩盖心力交瘁的事实,他话音未落就开始试图关上大门,这当然被Steve阻止了,他那引以为傲的四倍血清瞬间撑住了只余下半段弧线的缝隙,阳光落在半分半开的阴影之外,像是将两个人的世界划为黑夜和白昼。

“拜托,别,”美国队长盯着那双蜜糖色的眼睛,“我不是来找麻烦的。”

“你在这儿出现已经让我感到很麻烦了,”Tony尖锐的指出,“抱歉,我食言了,Cap,你还是继续当你的自由女神雕像吧,我现在就得把门摔到你的脸上了。”

“听我说,Tony,我没想到会是你,”金发男人依旧撑着门,他不知道该怎么向对方解释才能让Tony明白自己并不是来这儿看他笑话或者乞求原谅,“我真的不是……相信我,这只是个意外。”

当他说出口才意识到这段话是多么的无力,“相信我”、“这只是个意外”,Steve想,他可能在过往的岁月中把这两句话翻来覆去得对着Tony说过无数次,像是枯槁苍茫的沙漠中一片虚幻缥缈的海市蜃楼,这个看似自命不凡的男人总是听了他的承诺,但结果又是什么呢,他一次又一次把对方甩在孤立无援的境地下踽踽独行,直到这层薄如蝉翼的冰面彻底破裂,他再也没有办法信任自己口中说出的任何一个字。

他看了Steve一会,最终还是退开了一步。Tony知道自己不会再相信他,更不可能原谅他,但他没办法拒绝Steve,该死的就是这样,从他们认识那年开始就他妈是这种戏码,这么多年过去情况仍然在原地踏步,就好像自己还在可笑的对什么抱有希望似的。

Steve走进这间屋子以后Tony就没再跟他说过话,那个男人坐在客厅里对着手提电脑头也不抬的工作,他仍然是个工作狂,当然现在不只如此,Steve透过立起的屏幕只能看到对面的男人一双转动的眼睛,他曾经的Omega还成了一个父亲,Tony Stark不再能任性的过着恣意妄为的生活,他还得时刻为自己的儿子考虑点什么。

他们就这样在那个工作台的两端沉默的对坐了半个小时,直到Tony关机扣上了电脑,他用了很大的力气,几乎要将那玩意震碎。

Steve以为他要开口说话了,这让美国队长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喉结上下滚动个不停,甚至比一触即发的战斗还要让人心跳加速,结果这一切不过是他自作多情,对方依然把自己当成了空气,他看到Tony站了起来,径直的走向咖啡机,用手指连续戳了那个红色的按键三下却没有任何东西流出来,这似乎惹恼了这个濒临爆炸边缘的Omega,他诅咒了一句连个咖啡机都他妈要和自己作对。

“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Steve终于忍不住开口,哪怕对方只是把自己吼一顿也好。

“那你又想听什么呢,Cap,”Tony转过身,语带讥诮的对着面前的男人嘲讽的说道,“你是想听一个失去Alpha的Omega日子是多么难熬吗,还是想听我离开你的每一天都为此心碎,抱歉,没有这样的故事,收起你那些小姑娘的同情心吧。”

“还有,如果你以为你发现了什么就可以对着我的生活指手画脚,那你就完全打错主意了,”Tony终于搞定了那个该死的咖啡机,他倒了一杯递给Steve,“欢呼吧,Cap,你可以喝完它就滚蛋了。”

“不,我当然不会那么做,”Steve在对方要出声反驳前快速打断了他,“其实我只是想跟你谈谈Peter的事。”

Tony从刚才Friday告知自己门外的不速之客是谁开始就已经猜到了大概,他在一个本来平静安详的午后迎来了最不想见到的人——Steve Rogers,那颗足够聪明的脑袋飞速的运转起来,在排除掉绝不可能出卖自己的罗曼洛夫特工和小辣椒之后,那么就只剩一个人要为现在这个漏洞负责,不是Peter,而是他自己,Tony必须得承认,当他纵容Peter去见美国队长,当他决定支持那孩子去做超级英雄,当这一切开了头,事情总会发展到现在这步境地,能够拖上半年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他父亲是谁。”

Tony用力从喉咙里挤出几句笑声,接着扭过头去,像是看着什么马戏团表演一样注视着对方,而Steve就是那个舞台中间等着狮子钻火圈的蠢货,“这是什么问题,Cap,你自己不觉得可笑吗,他父亲当然就是在你面前、如假包换的Tony Stark,或者现在你可以我称为MR.Parker。你要是想听点更详细的,我可以把我小时候……”

“我是在问另一个,Tony。”

世界寂静了几秒,他们两个互相看着,却连彼此的呼吸都无法察觉,整个房间被那台巨大的石英钟行走时发出的滴答声填满,Steve的余光瞥见Tony倚靠着料理台的后腰离开了那块大理石板,他的一只手紧紧捏住了马克杯的边缘,似乎对即将开口的事情感到十分痛苦。

“那他妈又关你什么事,别对着我说Language,”Tony先是吼了一句,但却又很快的冷静下来,他发誓他绝不会再把任何失态和脆弱暴露在这个男人面前,“我只能告诉你那孩子和你没有半点关系,当年我回到纽约之后在发情期不知道被一个什么混蛋搞了,就这么多了,Cap,即使你对这个答案不满意我也没有办法。”

Steve沉默了一会,虽然他本来也没觉得那孩子是自己的,但听到对方亲口说出来仍让他感到胸口像压了一块巨石般窒息。他们当年在对政府协议意见相悖的时候就解除了标记,这是Tony要求的,他说他不想因为被Alpha的信息素所控制而做出妥协或让步,即使Steve绝不会利用生理的压迫性优势来威胁自己,但那又怎么样呢,他早就不能再给予美国队长任何信任了。

在解除标记后一系列注射治疗和体检中都没有任何迹象显示Tony怀孕了,如果Peter真的是自己孩子,那这根本说不通,他们之后发生的所有身体接触都是在西伯利亚那个荒凉冰冷的试验基地中,发生在那场撕破情谊和兵戈相见的较量。

但美国队长不得而知,后续故事中的所有隐瞒都是Tony在背后一手操纵的,他在解除那个该死的标记时意外发现自己怀孕了,这让Tony对这孩子的去留犹豫了几分钟,但最后他仍然决定把他或者她带到这个一团糟的世界上来。

他代替本来预约的医生亲手给自己进行了解除手术,诚然这很危险,甚至差点被Pepper用高跟鞋踩爆脑袋,那个女人得知后歇斯底里的冲他吼了一顿,Tony发誓他从未见过对方炸裂到要把头发烧着。

——“你是被门夹坏脑子了吗混蛋,我觉得这不比你朝着胸口给自己来一枪死得更慢。”

但Tony只是不想再让更多人知道这件事了,总有个管不住嘴巴的家伙会出于所谓的善意把真相告诉Steve,然后呢,他们两个还要再为了孩子绑在一起是吗,这不可能了,内战的发生,冬兵的出现,泽莫的阴谋,每桩每件都已经把他们的关系推向不可挽回的深渊。

“Natasha知道对吗。”Steve龃龉着开口,他在这一刻终于想通了黑寡妇对待Peter的态度,她根本不是讨厌或者看不上这孩子,她只是不希望他呆在这儿,尤其是和自己呆在一起。

那个无所畏惧的女特工在害怕什么,或者在抗拒什么,她担忧着真相带给Steve和Tony的伤害,也无奈于命运一直在推着他们朝着殊途同归的方向不作停留的前行。

“那是我和罗曼洛夫特工之间的事情,”Tony双臂交叉放在胸前,用毫无起伏的语调回答道,他看着仍坐在工作台旁边、没有任何起身离开意图的美国队长,“如果你出现在这间房子里只是为了对我儿子的身世问东问西的,那我劝你还是别再白费力气了,Cap,你从我嘴里挖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秘密。”

Steve深吸了口气,踌躇了片刻他抬起头凝视着那个站在料理台前拧着眉毛的男人,美国队长真的无意打探对方的过去和隐私,虽然他仍然会为听到这样的故事而感到绝望和压抑,但这些都不会比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更严重,他能够想象他将要开口对Tony说的这番话将会迎来何等程度的暴风骤雨。

“他是个复仇者,Tony,”美国队长还是将他所来此地的最初目的说了出来,尽管他也知道对于眼前的男人来说这个事实有多么残酷和无法接受,Steve甚至都能想象到Tony那颗不太牢固的心脏正被冰冷的铁勺一下一下挖着的感觉,“他大概还没告诉你,但那孩子现在随时可能会被派去执行有关九头蛇的任务,你明白他将要面对什么,这不是游戏,我必须得替Peter向你交代真相。”

他们再一次陷入了沉默,但这一回显然和以往截然不同,Steve看到Tony的瞳孔瞬间放大了数倍,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而混乱起来,这次谁也听不到石英钟指针转动的声音,平缓的气流在这一刻被骤然拧成了一根威力巨大的弹药引线,甚至不用去将它点燃,只需要眨眨眼睛就能把一切炸成破碎风干的尘土。

“所以你现在又开始扮演爱说真相的那个人了对吗,”在干涩到破裂的沉寂气流中,有着蜜糖色眼睛的Omega突然笑了起来,他翘起唇角,却满是让人不寒而栗的冰冷和讽刺,“你终于改了总是瞒着我胡乱做决定的习惯,Cap,这真他妈好极了,我想下次我就可以听你亲口说到底是谁杀了我儿子,起码不用像十五年前我一直为我父母的死痛苦心碎时还要欣赏你在旁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无辜表情。”

“Tony!拜托……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会是这样。”

如果Steve知道Peter的父亲是谁,他当初绝不会答应对方加入复仇者的要求,他不会再让Tony在意的人陷入任何危险当中,那孩子可以继续做报纸板块上飞檐走壁的蜘蛛侠,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即将面对敌人死亡的恐吓与威胁,他想起Natasha说自己不会明白为什么当初她投了反对票,其实那个聪明的女人一定知道他总有一天会明白的,只是明白的时候已经太晚了,甚至没有退路,无法后悔了。

Tony等到那些愤怒激动的情绪褪去才意识到刚才那番话有些过了,尽管当年的隐瞒的确是对方自以为是的错误,但他说过了,他知道Barnes是无辜的,即使那一瞬间他真的想一炮轰了对方,冷静过后自己也谅解了那个被洗脑成杀人机器的受害者之一,Tony Stark绝不是个不分是非的人,可当他吐出那些伤人言论的时候大脑确实只有一片空白。

Steve什么也不知道,这次他的确是无辜的,而自己才是那个骗子,甚至直到现在还在骗他,从某种角度来说,美国队长甚至是一个为了成就他儿子英雄梦想的引路者,Tony在心中叹了口气,当洗去那些绝望和愤懑之后,对方所做的一切明明是如此的顺利成章,他无法怪罪他任何,这种心情就像他始终没有原谅过Steve,但仍旧在离别了十五年后选择打开了迎接这个男人大门。

只是Tony说不出道歉的话,他对着美国队长早已失去了接受道歉和表达道歉的能力。

他不可能像个女人一样对着Steve大吵大闹,或者将手中冷下的咖啡泼到对方的脸上,曾经的钢铁侠是个总会在危险来临冲在最前面不顾一切拼命战斗的疯子,而现在Tony Stark则只是一个会为自己孩子担惊受怕的普通人,他痛恨过丧失那种孤注一掷的勇气,但最后也接受了平庸安宁的现实。

Steve几乎被源源不断袭来的沉默逼疯,每次他们两个陷入僵局,就如同瞬间被塞进了一个无氧的密闭罩子里,直到榨干肺部最后一丝空气。他终于决定做点什么来化解这令人压抑痛苦的气氛,Steve站了起来,几步走到Tony面前,他轻轻抬起一只手臂,似乎想要搭在对方的肩膀上,试图给那个男人点安慰。但他还没来得及那么做,Tony就抢先一步开口了。

“好吧,我想我不得不接受了,况且现在说什么也来不及了不是吗,但听着,你得保证Peter的安全,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我的意思是说他哪怕只是摔伤了腿,我都一定会穿回那套你看不上的铁皮用斥力炮把你和那些混蛋全部轰成碎片,”Tony如同机关枪扫射一般毫不滞涩的吐出了一连串警告与威胁,接着他顿了顿,再次确定道,“我能得到你的保证吗,Steve。”

他并不是要得到美国队长的保证,那是这些复仇者之间的许诺,确保队友的安全是他们成立时天经地义要遵守和捍卫的原则,但Tony要的不是这个,他要的是Steve Rogers的保证。

这个突然被叫出的称呼显然也让Steve十分惊讶,他原本抬到一半的手臂在空中堪堪停了几秒,最后滑落回裤缝旁边,从进门开始无论他们的对话是平和还是激烈,对方一直称他为Cap,足够尊敬又疏离而冷酷,他不记得有多久没听到Tony这样称呼自己了,这十五年来它们一直只存在于那些旖旎又悲伤的梦境中,随着双眼在清晨中的翕动化成不着痕迹的烟雾和泡沫。

“你当然能得到。”

他话音刚落,甚至Tony还没来得及再补充点什么,大门的方向突然传来了钥匙插进锁孔转动的声音,这也是Tony每天从下午五点到晚上七点最期盼听到的声音,但现在他却有些抗拒和痛恨起来,这个小混蛋为什么会在他最不需要早回家的一天这么该死的准时,他真不愧是Steve的儿子,总做出些让自己措手不及又无可奈何的事情。

所以Tony脑海里那个可怕又尴尬的场面就这么发生了,他的儿子彷徨的站在玄关的感应灯下,一只手托拽着书包,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老爸和美国队长站在家中的客厅里,顺便感受着他们争吵结束后弥漫在空气中的火药味。

“欢迎回来,小骗子,”Tony翻了个白眼,他瞥了一眼露出同样迷茫表情的Steve,接着向Peter张开双臂,耸了耸肩说道,“或许现在我们可以一起和这位敬爱的Rogers先生讨论一下你瞒着家长私自加入危险组织的事情了。”

TBC

【盾铁】公关情人14(娱乐圈ABO)

神经饼——帅哒: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正文: 第十四章


 


饼子今天中午被老福特气的有点懵,所以脑子糊涂说要弃坑。谢谢各位小天使鼓励,我不会弃坑。这篇文一路走下来非常不容易。如果不出意外,我可能要改名字。


目前暂定文名:


1.《生孩子是娱乐圈大事


2.《Hollywood loving-bird


某素起了个名字叫《娱乐圈姘 头日记》,对此饼子拒绝


大家喜欢哪个呢?可以评论里选择啊。如果有更好建议欢迎告诉饼子,谢谢啦